新闻中心

公益创业者卢柏克:背起勇气去旅行

公益创业者卢柏克:背起勇气去旅行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 2016-07-05 10:08:06 
分享到

    受访者供图

    卢柏克发着高烧,带着30名没啥户外运动经验的普通人,穿行在海拔4000米的青藏高原上。负重40斤的他们要前往青海省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,那里的上百名学生正等着他们的帮助。

    这不是26岁的卢柏克最勇敢的举动。4年前,他背着一个包裹,揣着仅有的66元现金走遍了全国。在长达3年的旅程中,他遭遇过黑社会的绑架,被数十条野狗围攻,还在公园里被咏春拳大师“捡到”,收为弟子。最凶险的一次,身强力壮的小伙子瘫倒在大沙漠里,手颤抖着写了给母亲的遗书。

    后来,他的行程被媒体曝光,卢柏克成了“90后穷游旅行家”。没几个人知道,此前,小伙子因为创业失败赔掉了工作攒下的积蓄。最苦恼的时候,他整整一天都站在筒子楼楼顶,思考要不要跳下去。然后,一摸裤兜,发现装着仅存积蓄的钱包被偷了。

    “小偷算是帮我完成了‘格式化’。”卢柏克记得当时的自己反而大笑了一场。抱着彻底清空自己的想法,他背起帐篷,第二天就从北京市区走到了河北省。

    可不管怎么说,“周游中国”这事还是太玄幻了。3年后,当浑身浮肿、衣不蔽体的卢柏克回到北京时,质疑声也劈头盖脸。很多人都觉得,这不过又是一个哗众取宠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信?那好,我不仅要自己走,还要带着别人走!”他有个单纯的想法:其他人能不能也在这种独特的旅行中突破自己?为了验证,他成立了“柏客旅行公益”,以带队旅行为业。其中最招牌的项目被命名为“虐行志”,所有队员不能带现金、银行卡,甚至连手机都被没收,成员要凭自己的能力解决每日的出行食宿。

    事实也没让卢柏克失望。在西北小城,平时一呼百应的大老板咬咬牙,把手腕上的金表押给了杂货铺的小店主,拿到了一堆不值钱的日用百货。按照约定,他必须把这些杂货卖光,才能得到用以解决食宿的费用。一天下来,原本风度翩翩的老板走街串巷,累得气喘吁吁,还经常因为听不懂方言很尴尬。

    “他在这个过程中收获了勇气,记起了许多丢掉的东西。”卢柏克感慨,在类似的旅程中,富二代学会了与人为善,木讷的研究员开始抢着拦车搭车。对于这些人来说,敢于直面自己的缺陷,就是勇敢的表现。

    卢柏克的勇敢,则体现在另一方面。

    “我进过监狱,现在改造成了好人,可没人肯相信我。你能带我走一次最艰苦的路,让大家看看我的意志吗?”曾有人在半夜,发来这么一条微信。

    卢柏克回复了三个字:“没问题”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40岁的男人,在微博上给卢柏克连发了几十条私信,说希望跟着去一趟西藏。百思不得其解的他问了半天才知道,这位大叔得了白血病,医生给的预计生命期只有两年。

    愿意带刑满释放人员、绝症病人和心理障碍者出去探险,带给他们安慰甚至改变,卢柏克的名声越来越响。可小伙子自己并不喜欢“改变别人”这种说法,因为“每个人各有长短,他们本来就与我们一样”。

    更何况,真正需要勇气才能做好的事情还有其他。

    2013年,卢柏克走到甘肃省的一座小山村。在那里,他遇到了一个罹患先天性心脏病的5岁女童。女童的父亲低着头对他说,自己倾家荡产都没能把这病治好。

    卢柏克叹了一口气,把孩子送进了医院,然后联系了熟识的基金会。走出门外,孩子的父亲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来,泪水从黝黑的脸庞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卢柏克就此意识到,旅行的路途,也是寻找偏远地区的需要帮助的人,拉他们一把的过程。

    为旅行添上公益,也确实不简单。把十几万元的物资拉到四川的小山村,卢柏克觉得为村民干了件大好事。可没想到,镇长叫来十几个大汉把他团团围住,狠狠揍了一顿。打完后一问,物资不送到县里的民政局,镇上的其他村子分不到,损害了公平。被捐助村的干部们也都默不作声,因为只有物资上报给了政府,才算他们的政绩。

    那一晚,卢柏克疼得睡不着,同伴们委屈的哭声则更让人心焦。辗转反侧的他终于想明白了:拉赞助、送物资的公益方式并不长远;一直提供赞助的老板的骂声在耳边回响:“我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,要了这么多次钱,能不能换个方式啊?”

    怎么办,不做了?卢柏克身边的人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。只有他自己,被打了一次不够。想了半天,还敢再折腾个新花样,“都说90后的公益应该‘立起身子,挽起袖子’,让穷游者们来到山村,通过才智能力改变村庄,岂不是好主意!”

    柏客旅行公益多了新项目,卢柏克的旅程也发生了改变。过去,他只需要带着年轻人爬爬雪山、过过草地;现在的某些时候,他要把十几个年轻人带到小山村,和农村孩子交朋友,然后帮助他们改造家园。

    一切比过去更麻烦了,天不怕地不怕的卢柏克会在半夜偷偷看点心灵鸡汤,给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进步显而易见。去年在青海开展的“澡上好”项目,城里孩子刚到山村,一个个被吓得目瞪口呆——且不说当地孩子用土和口水消毒后溃烂的伤口实在吓人,单是常年不洗澡而产生的异味,就足以让外来者皱起眉头。“我们要不要帮他们做点什么?”卢柏克适时地给城里的孩子提出任务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,城里的孩子自己描绘了图纸,从网上众筹了8000元,买好了管道塑板。他们打算为这个山村唯一的小学搭建一座浴室,让100多位孩子有个洗澡的地方。当卢柏克把刻有建造者名字的牌匾挂到浴室门前时,城里娃和农村娃都激动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用这种方式,卢柏克先后援助了甘肃、青海、云南的14所小学。今年夏天,他还要把当地的一些孩子接到北京,让他们看看清华、北大和最好的科技馆。在长期接受卢柏克帮助的学校里,一些孩子甚至把名字改成了“王柏克”“李柏克”。

    “孩子们期盼的眼神,给了我很多坚持下去的勇气。”用卢柏克自己的话说,公益创业的路远比他想象得更麻烦。

    差一点就被击垮,卢柏克经历了好几次。几个月前,在一次主题为“乡村改革”的旅行活动中,因为自己的团队经验不足、人手不够,志愿者招募的环节运营失误。不满意的学生跑到网上发了帖子,质疑卢柏克和他的项目。结果,怀疑和嘲讽的声音瞬间被引爆,50多万人浏览了“卢柏克是骗子”的话题。

    更让他心寒的是,在那次事件里,被自己当成亲兄弟的合伙人选择了逃避,拉走几万粉丝成立了新的公司,合作愉快的赞助公司也收回了30万元。有人发来微信说,“你自己要干什么自己清楚,这下露馅儿了吧?”后面还缀上了一个“呵呵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知道想做好事,还要被很多人戳着脊梁骂的感觉吗?”卢柏克说,如今他也搞不懂,当时为啥没有选择放弃,而是自己垫钱,硬生生地把那场千夫所指的活动办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能是另一部分人的支持给了他新的勇气。卢柏克每次在山村,都能收到爱心人士寄给学生们的包裹。每次拆开,里面经常附带着买给他的个人用品。从卫生纸到袜子,好多东西根本找不出是谁寄的。有一次,他找了一个总帮助自己的大哥喝酒。酒过三巡,喝醉了的大哥拉着他的手说:

    “柏克,你做的是我想干却一直没做的事。看着你,我也有劲儿。”

    就连精明的投资人,都在这种勇气面前放宽了标准。2014年,卢柏克想要找种子投资,5位投资人都抛出了橄榄枝。其中有人问他有没有啥推广计划,卢柏克一脸诚恳地回答说:“对不起,没有。你们给太多钱我也用不到,能有资金把路线做扎实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商业头脑为零,完全没考虑赚钱。”被逗乐的投资人投了100万元,因为看出了卢柏克敢拿青春和生命做赌注。还有一次,有大旅行团要和卢柏克合作,甩出的合同是“每期300人,一人8800元团费”。想都没想,他又一次拒绝,因为接不了那么大的活儿,“答应了就是骗人”。

    当年一起喝酒的驴友,有的已经靠经营出游平台成了千万富翁。可卢柏克,还和自己团队的几个人吃住在一起,时不时去二手家具市场背回张桌子,改造成办公桌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为了啥?”这个问题已经被问了千百遍。

    4年前在西藏的一个清晨,睡在帐篷里的卢柏克被一群藏民吵醒。估摸遭遇生死劫,他揣起防身刀具冲了出去,看到的却是藏民们祈福的身姿和热情的微笑。原来,对方只想请他喝一杯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这么狭隘?善待别人不才是做人的根本吗?”卢柏克回忆,走遍中国的那次旅行,让他的背上除了勇气,还多了很多过去没有的善意。这也正是他坚持到今天的重要原因。(程盟超)

[ 责任编辑:叶明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