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又闻爆米花香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 周口晚报 2017-03-21 07:35:14 
分享到

  胡同里来了一个炸玉米花的老人,他熟练地支起家伙什后,开始大声吆喝。尽管老人换用了扩音器,但来买爆米花的人还是寥寥无几。

  想起了我小时候,每年入冬就盼着炸玉米花的人来。只要听到“嘭”的一声闷响,闻着那甜甜的爆米花香就垂涎三尺了。找出竹篮,用大大的陶瓷缸舀上满满一瓷缸玉米,跟大人死缠硬磨要来五角钱,顺着声音,闻着香味就去找那卖爆米花的老人。

  看着竹篮前面长长的队伍,一遍遍地数着自己的排序,悄悄留意哪家的人不在,顺势跟他调换位置,然后装做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跑到炉子旁取暖。

  “要炸了!”不知谁高喊一声,大人们忙着给孩子捂耳朵,孩子们则摆出争抢之势。只见炸玉米花的老人一手握着炉子尾端的转轮,一手抓起炉子口上端的铁柄,麻利地把炉子从煤火上取出放在准备好的木墩上,用脚猛力一踹,“嘭——”,随着一声闷响,一股白烟伴着浓郁香甜的爆米花香气扑面而来。白花花香喷喷的爆米花咧着嘴喷涌而出,钻进了早已准备好的长长的袋子里。无论老人准备得如何周密,仍会有一些不听话的“调皮鬼”跑出袋子。我们不顾那热腾腾的白烟,四下里慌忙捡拾逃跑的爆米花,慌乱之中为了一粒爆米花可以两头相撞也顾不上争论。幸运时收获也颇丰,把大大小小的衣兜都塞得满满的,有人干脆用上衣的前襟包裹着。小手上沾满了泥土,仍然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孩子们为了抢爆米花跑前跑后,等真的轮到自己家时,就一遍遍央求炸玉米花的老人多给自己放些糖。出炉时,他们会死死踩住袋子口,唯恐爆米花趁势跑出。虽然有时为了捡拾别人的爆米花而拌嘴,等自家的炸好后,仍会让大家品尝。尝尝东家的玉米花,再尝尝西家的大米花,还有张家的大豆、李家的小麦,各种香味,满口生津。

  红红的炉火映照着一张张灿烂的笑脸,孩子们借着炉火嬉戏玩耍,妇女们映着炉火纳着鞋底,唠着家长里短,这个夜晚因爆米花而热闹非凡。

  又一声闷响,把我拉回了现实。眼前依然是稀稀的几个人,长长的袋子旁落满了逃跑的“调皮鬼”,可再也找不到当年捡拾的那份心情。

  (孙淑敏 鹿邑老君台中学)

[ 责任编辑: 翟迪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