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故乡,在春天里等你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 周口日报 2017-09-13 19:49:14 
分享到

宁高明

  有好多年了,我已忘却了那些穿越故乡的小溪,在春天里潺潺的流水给我贫困的童年带来的欢乐和甘甜;忘却了那对风尘仆仆,从遥远的江南来我家房檐下做巢,伴随我度过燥热时光的燕子;忘却了另一种洞穿岁月的质朴和繁华尽处的返璞归真。是的,身处繁华的都市,四周是忙忙碌碌的人群、川流不息的车辆,我们的脚步匆匆,一直行走在捉摸不定的霓虹灯光里。

  是的,有好多年了,我一直认为,都市里有我金色的梦想,光鲜的衣服,精美的玉食,有妻子、车子、房子、票子、还有我的儿子。我为此耗费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,甚至我的整个一生。我就像一只缓缓而行的蜗牛,在光怪陆离的斑马线上蠕动,始终背着我的房子,却始终没有家的感觉。

  可就是在昨天,我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。时光流转,我又走在故乡的小路上,儿时的景象又展现在我的面前;绿油油的麦苗,艳阳的天,我仿佛穿越了岁月,又回到我那困苦,却又不失童真的岁月。碧绿的田野一望无垠地展现在我的脚下,蛰伏了一个冬天的野菜夹杂于青青的麦苗之中,焕发出勃勃的生机。羊蹄子棵、驴尾巴蒿、马耳朵、猫儿眼、猪殃殃,仅仅听到这些野菜的名字,我仿佛就回到了童年时期的“动物世界”。在那个物质比较困乏的年代,是它们,不仅丰富了我的物质生活,也丰富了我的精神内涵。

  古老的小河依然在村边静静地流淌,青青的河岸挤满了洁白的羊群。夕阳西下,粼粼的河水泛着金光。这是一条古老的河,古老得没有人知道她的岁月,她陪伴过人们的童年,陪伴过村庄的童年,陪伴过村庄一代又一代人的童年,也陪伴过我的童年,并且她还将一直陪伴下去。

  老屋就在眼前,我忐忑不安地走进去,一种似曾相识的温暖迅速传遍我的全身。低矮的茅檐,灰黄的门窗,剥蚀的墙壁,虽久经风雨,但儿时的轮廓仍在,一切都在记忆的深处。我那颗浮躁的心立刻沉寂,像一朵迎春花绽放在春天里,像一只鸟儿飞向蔚蓝的天空,像一匹马回归久违的草原,更像一个孩子回归母亲温暖的怀抱。我的耳边隐隐传来母亲的呼唤,那充满母爱充满磁性的女中音,穿过岁月而来,洞穿我的肺腑,我的泪水止不住扑簌簌落下来。两只燕子和数只麻雀又在我家的老屋出出进进,它们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我这个陌生的客人。此情此景,总让我想起高高树杈上的鸟巢和鸟蛋,想起燕子窝里一群嗷嗷待哺的光腚燕。每当母燕归来,那温馨的亲情就会铺散开来,溢满整个小院。

  每当我回到故乡,不仅仅是感动溢满心头,我常常扪心自问,是谁给一条围绕乡村的小河开启着永不枯竭的水源?是谁给了古老的村落一代又一代的期盼?又是谁给一个又一个从泥巴里钻出来的孩子点燃了充满希望的火把?我的故乡,一个哺育了我的家园!

  我不知道,一片云帆在大海里漂泊多久才能到达温暖的港湾?一只苍鹰飞多高,才能最终抵达雄鹰的高度?一个人攫取多少金山银山才能最终成为一个富翁?但我知道,时光匆匆,岁月不再,怀揣一颗淘金的梦想,走过流年的风风雨雨,看时光悄然带走最美的青春,最终我们得到的也会失去,本来属于我们的也不再拥有。在我们成为富翁感到孤独时,在我们成为金钱的奴隶时,回过头来,你才发现,故乡,而且也只有故乡,一直在春天里等你。

[ 责任编辑: 翟迪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