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永远是个兵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 周口晚报 2017-11-02 19:20:42 
分享到

  女儿的学校组织体检,检出她患有轻度近视。妻十分着急,四处寻找医生。女儿的班主任李老师向妻推荐了在学校附近开诊所的张医生。

  那天妻有事走不开,我带着女儿去诊所治疗。

  诊所设在一幢高楼的三层,诊断室、处置室、治疗室一应俱全。张医生看上去有三十多岁,身材修长。通过和张医生攀谈得知,他扛过枪,站过岗,值得他骄傲的是参加过“九八”抗洪,还荣立了三等功。

  “张医生,参加抗洪抢险有生命危险没?”我好奇地问。

  “生命危险肯定有。那次长江上游出现了第六次洪峰,上级把加固堤坝的任务交给了我们连,我所在的班被分在了第一组。当时我们肩扛沙袋,跑步上了河堤,站在河堤上往下看,波涛汹涌,水流湍急,那场面令我们这些毛头小伙不寒而栗。班长似乎觉察到了我们的胆怯,在河堤上临时开了个短会,大致意思就是,我们是军人,是人民的子弟兵,保卫人民的时候到了。最后一句话,至今我还记忆犹新,班长说:‘是党员的跟我来!’班长是党员,我是党员,还有两个战士是预备党员,我们一行四人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。班长对我们三个人说:‘我走前面,你们跟在我后面。’我们借助月光和探照灯光,奔向洪水。我紧跟班长,班长脚下一个趔趄,连同沙袋一起被冲入江中,瞬间无影无踪。我吓蒙了,扔下沙袋就想去救班长,一个浪打来,我被水流拍倒在地,要不是后面两个战友死死抓住我的脚脖子,我也就追随班长去了。”

  “我听了心里直打冷战。”我不由脱口说出这句话。“这才是其中一件事情,惊心动魄的时候还多着呢……”张医生如数家珍。

  “那你是啥时候跟‘眼’打交道的?”我接着问。“我出生在医学世家,我祖父、父亲都行医,我在参军入伍前就有点医学知识。到了部队,分到了卫生连,就这样一步步学起来了。”“噢,这样说起来,你还是军医啊!我说你的水平怎么这么高!”“算是半个吧。”张医生开玩笑地说。

  女儿的视力恢复得很快,慢慢我们就不去张医生的诊所了。

  那天,我在街上遇见女儿的班主任李老师,询问了一番女儿的学习情况后,又特意向李老师表达她推荐张医生之功劳。一提张医生,李老师“唉”了一声后,向我讲述了张医生后来发生的事儿。

  张医生那天回农村老家看望父母,路过一条大河时,听见有人喊“救命”,他就奋不顾身跳入河中连救了三个落水儿童,最后被暴涨的河水冲走了,第二天才在下游找到尸体。张医生是家中独子,有一个五岁的儿子,家里的天就像塌了一般。

  虽然和张医生接触时间不长,但我相信,在部队滚爬过的人,永远都是个兵,把真爱播撒在祖国每一寸土地上。

  我没有华丽的词语来形容张医生,也没有动听的歌声来赞美张医生,但我心怀一种朴实的橄榄情怀,心怀一个普通人对军人的真诚敬仰。

 

[ 责任编辑: 翟迪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