粮票布票,很重要-中华龙都网-周口日报社主办 河南省重点新闻网站
新闻中心

粮票布票,很重要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周口日报 2018-04-16 09:06:09 
分享到

粮票布票,很重要

曾参加过那次会议的老队长告诉我,几十年前,县里为了宣传使用粮票布票的意义,召开了由县、公社、大队、生产队干部参加的四级干部会。因为会议的主讲人县革委会主任(今称县长)喝了酒,姗姗来迟,大家就坐在大礼堂里等着。当革委会主任走上讲台,眼睛有点瞪,舌头有点硬,出气有点冲,说话有点愣。他坐在讲台上呆了一会儿,抬起头,结结巴巴地说:“同志们,今天开会,我讲三句话,粮票布票,很重要。没有粮票饿肚子。没有布票光膀子。”说完,摇摇晃晃地走下了讲台。陡然,会场里乱成一团。不过,这次会议虽然时间短,效果不错,全县老百姓还真记住了他那三句话:“同志们,今天开会,我讲三句话,粮票布票,很重要……”

粮票,真的很重要。1955年,我国开始对非农业人口实行按月、分等、定量供应成品粮,同时执行流通粮票制度。粮票,分为两大类,一是全国流通粮票,由国家粮食部印制;二是各省流通粮票,由各省粮食厅印制。两类粮票同时使用。这就是当时人们所说的“商品粮”。那农民怎么办呢?农民外出做事、外出治病、外出运输怎么吃饭呢?按规定,农民如果需要粮票,可凭介绍信带粮食到公社粮管所兑换。不过,规定是规定,农民真要兑换粮票,可是难于上青天啊!尤其是外出运输的农民们,兑换粮票更是没门儿。于是,他们外出的时候,只好自带米面、柴草、锅碗瓢盆,停车后自己做饭。人走家搬。

王寒媳妇就曾遭遇过没有粮票的尴尬。王寒结婚后,满了蜜月就回洛阳拖拉机制造厂上班去了,撇下王寒媳妇在家劳动。快一年了,王寒还没有回来过。王寒媳妇思念心切,长夜难眠,就决定到洛阳去瞧丈夫。不过,她到粮管所兑换粮票的时候,还是遇到了老问题,粮管所的人冷冷地说了两个字:不中。她只好背着窝窝头赶赴洛阳。到了厂里,因为没有粮票,仍然买不到饭吃。小两口痛哭一场。王寒说,一份饭咱俩吃吧。于是,小两口只好同吃一份饭。本来,一份饭一个人还吃不饱,现在两个人吃,就更吃不饱了。没办法,王寒媳妇恋恋不舍地告别洛阳,提前返回了黄村。

黄村的木匠桃木,因为粮票问题,年轻时就与他姑姑闹翻了脸,几十年来不走亲戚。别看桃木人不帅,其木匠活叫响方圆几十里。那年冬天,桃木姑姑托人捎信来,让桃木去帮助打一套家具。还说,价格随同东风木器加工厂,干完活后按件计酬。桃木想,他姑姑和他姑父都在市局工作,有权有势,又是亲戚,当然招之必去。岂料,桃木刚刚打出一个大立柜,就撂挑子不干了。桃木说,他姑怕他吃。他姑说,你干活,我付钱,但吃饭你得拿粮票,我家可没有多余的粮票买粮食。桃木说,我一天到晚累得汗流浃背,你们连馍和稀糊涂也不让我吃饱,我不给你们当长工了,回家!说罢,背起家伙,扬长而去。就这样,桃木和他姑姑已几十年不走亲戚。现在想想,这事,既不能怨桃木,也不能怨他姑,只能怨时代造成的贫穷。按国家的商品粮政策,一个干部及脑力劳动者的定量标准,1955年每人每月35斤,1961年每人每月26斤,1966年每人每月29斤。也许,桃木姑姑家真的没有多余的粮票买粮食。即使有钱,而没有粮票,也买不来粮食啊!

当然,布票也同样很重要。1961年,全国纺织品、针织品开始凭票供应。布票,由各省商业厅印制,按国家统一颁发的标准发放,在各省范围内使用。不过,布票的使用,就不分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了,每人一份——每人每年发布票1.7尺。这样,做衣服的妇女们发了愁,因为,一个五尺高的普通男子,做一个紧身裤衩,需要4尺布。两个人一年的布票,还不够做一个裤衩子哩!1965年,每人每年发布票提高至5尺。做衣服的妇女们还是发愁,因为,一个五尺高的普通男子,做一个农家大裆裤子,需要6.5尺布。这5尺布还不够做一个农家大裆裤子哩!生活哟生活,你怎么能这样捉弄人!

人们能不记忆犹新吗?那时,村里小伙结婚,或姑娘出嫁,谁也不敢奢望套几床新被、做几床新褥,更不敢奢望“新表新里新棉花”,因为没有布票,甚至连一身新衣服都买不成。那时,有的人家没有被褥,全家人夜里就睡在麦秸堆里或干草窝里。那时,有的孩子没有衣服,个子长好高了,还光着屁股哩!于是,农村里,很多人家只好支起纺花车,架起织布机,纺花织布。

贫穷啊,贫穷!国家贫穷!人民贫穷!那时,不但全国发行粮票、布票,而且很多地方还发行煤票、油票、烟票、酒票、糖票、豆腐票、鸡蛋票、蔬菜票、手表票、自行车票、缝纫机票……如今,说起这些曾经很重要、曾经漫天飞舞的票,不知是应该哭呢还是应该笑?

笑吧,乐吧,随着改革开放,随着粮棉丰收,票们无精打采地退出了经济市场大舞台。

[ 责任编辑:李欣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