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又见满地高粱红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中华龙都网 2018-05-14 09:46:20 
分享到

王天瑞

秋天来了!秋天来了!昨天还是骄阳似火、汗流浃背,转眼之间,今天便是秋高气爽、凉气习习。

庄稼熟了!庄稼熟了!昨天还是绿的海洋、绿的波涛,转眼之间,今天便是满田满野的五彩缤纷、绚丽斑斓。黄的是玉米、白的是棉花、红的是辣椒、绿的是果树……一切都变了,一切都变得成熟、变得丰硕、变得喷香……

高粱红了!高粱红了!我奔波在豫东平原,我意外地又看见高粱红了。高粱红了红得像红云!高粱红了红得像彩霞!高粱红了红得像无边无际的熊熊燃烧的火把!

哈,当我梦醒之后,便情切切意匆匆地走向田野……

记得,那一年,我上高中二年级,刚放暑假,生产队长找到我,说,让我给生产队里看庄稼。要求是,每天从天明看到天黑。报酬是,每天按半个劳力记工分,即每天记5工分。但有一条,无论天冷天热,也无论刮风下雨,必须坚守岗位。其实,看庄稼,既不累,工分也不低,一般人想干还干不成哩!这是生产队对我这个学生的信任。可我却不想干,因为,快上高三了,我还要抓紧暑假的时间复习功课哩!生产队长说,生产队在地里再给你搭个小瓜庵,遮风蔽雨挡太阳,你不成天天看书了吗?我想想,也是,就欣然当起了看庄稼人。

看庄稼,其实就是看高粱。生产队的东坡地,种的全是高粱。当高粱还未成熟的时候,主要是有人在砍哑巴秫秸当柴烧的时候砍高粱;当高粱成熟的时候,主要是有乌鸦、喜鹊、麻雀来叼食。看高粱,一是看人,二是看鸟。当我看到有人来,就告诉他们别砍高粱;当我看见有鸟来,就咣咣咣地敲一阵子铜锣,把鸟驱散;当没人没鸟的时候,我就一边走一边背语文、背政治、背俄语,或坐下来做几道数理化……

高粱,豫东老百姓都叫它“秫秫”,只是近些年社会交流广泛、距离接近、世界变小了,才有人赶时髦似的叫它高粱。高粱,春天播种,“谷雨前,清明后,秫秫苗儿把脸露。”对高粱管理,要勤中耕,“头遍浅,二遍深,三遍秫秫快封根。”高粱,耐涝、耐旱、耐贫瘠,“秫秫圆了秆,敢跟龙王来瞪眼。”“秫秫开花地裂纹,家里坐下粮食囤。”高粱,其籽粒,长城以北地区多将它碾成高粱米,用来煮成高粱米饭或熬粥;豫东地区则是把它磨成面,做馍、做糕、做面条,或打糊涂喝。高粱,还是制酒、制醋、制糖的好原料。你可以查证一下,很多酒的酒瓶子上,标示的制作原料里,大都有高粱。据我所知,即使没有高粱,它也说有高粱,似乎没有高粱,就不是好酒。高粱,浑身都是宝。高粱的叶子,可制蓑衣、坐墩。高粱的毛子,可制扫帚、炊帚、把子。高粱的莛子,可制锅盖、箅子、馍筐子。高粱的秆叫秫秸,把秫秸织成箔,可用来盖房、铺床、做箔篱子、晾晒东西。把秫秸破开,刮去瓤,可以编席、窝篓、制穴子。把高粱的莛子破开,刮去瓤,可以编席篓帽子,还可以编蝈蝈笼子、蛐蛐笼子。真可谓,高粱浑身都是宝,衣食住行离不了。

高粱红了!高粱红了!高粱红得像一幅画。秋风吹过来,长长的高粱叶子笑出了声,胖胖的高粱穗子笑红了脸,高高的高粱秆儿笑弯了腰。一垅垅红高粱,就像一队队士兵,充满生气、朝气,充满毅力、活力。我记得,在1960年至1962年间,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遇到严重困难,人民在党的领导下,面对复杂的国际环境,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,诗人郭小川为反映这个严峻而风发的时代,创作了一首脍炙人口的长篇朗诵诗——《甘蔗林——青纱帐》,发表在《人民日报》上。我找来报纸,很快把它背诵下来:“哦,我的青春、我的信念、我的梦想……无不在北方的青纱帐里染上战斗的火光!哦,我的战友、我的亲人、我的兄长……无不在北方的青纱帐里浴过壮丽的朝阳……”

村里老人还曾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。抗日战争时期,盘据在县城里的日本鬼子发出指令,不许种高梁。这岂不是无稽之谈吗?农民们该种什么还种什么。秋天,鬼子兵从清庄集北上,走过河上独木桥,向黄村扫荡。当鬼子兵返回时,发现河上的桥已被撤掉,预感不好,便仓皇逃窜。这时,潜伏在河两岸高粱地里的游击队员们一齐开火,机枪在吼,步枪在叫,手榴弹在喊,嘟嘟嘟……哒哒哒……嗵嗵嗵……把鬼子兵全部歼灭在河道里。

高粱红了!高粱熟了!收获高粱的时候,我也拿起镢头砍高粱。社员们不让我砍,说我不中。我没听。突然,一镢头砍在右脚的脚面上,鲜血直流……至今,我一摸伤疤还感到钻心痛!

如火如霞的高粱消失了!从西周至今3000年里曾被广泛种植的红高粱与我们这一代人黯然道别了!这是为什么呢?虽然我不是植物学家,也不是农业专家,但我敢说,一是因为高粱的味道苦涩,很不好吃。二是因为一块地上一年只能种一茬高粱,产量低,很不合算。


[ 责任编辑:李晗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