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

苏亭莲舫:千载芳踪说子由

来源:周口日报

作者:

2019-02-11

耿险峰

幅巾轻屦兄相随 一唱一酬系亲情

苏辙与兄长苏轼(字子瞻,号东坡先生)自幼及仕,相从友善,无一日分离。苏辙《逍遥堂会宿》诗序记述:

辙幼从子瞻读书,未尝一日相舍,既壮,将游宦四方。读韦苏州诗至“安知风雨夜,复此对床眠”恻然感之,乃相约早退,为闲居之乐。

苏辙兄弟兄友弟恭,相爱友善,而味着清境,“夜雨对床”之思,既维系着兄弟二人团聚之乐的期盼,也开启着兄弟二人的精神契合。宦海漂泊,苏辙兄弟时常夜雨对床,唱酬释怀:

凡观风征俗,感时即事,八观之故区,五丈之遗迹,慷慨征歌,兄弟唱酬,诗筒往来不绝。(袁中道《次苏子瞻先后事》)

苏辙辟任陈州的次年初夏,兄长苏轼也因外任而过境陈州,这为处于孤苦抑郁中的苏辙迎来了久违的亲情:

熙宁四年(1071年)七月,苏东坡携眷离京前往富有湖山之美的杭州上任。他弟弟子由这时在陈州充任教授,淡泊自甘。陈州位于国都东南七八十里,正在苏东坡治下的视察行程之中。他随后几年都常常利用机会到弟弟家盘桓小住,有时会住上七十几天。(林语堂《苏东坡传》)

船入颍水,兄长即将见到久别的弟弟,这儿的蛙鸣、蝉噪、鸟儿、鱼儿、烟火、村落等等,一切的一切,都令其心情大悦:

其诗序云:出都来陈,所乘船上有题小诗八首,不知何人,有感於余心者,聊为和之。

其一

蛙鸣青草泊,蝉噪垂杨浦。

吾行亦偶然,及此新过雨。

其二

鸟乐忘罝罦,鱼乐忘钩饵。

何必择所安,滔滔天下是。

其三

烟火动村落,晨光尚熹微。

田园处处好,渊明胡不归。

其四

我行无疾徐,轻楫信溶漾。

船留村市闹,闸发寒波涨。

其五

舟人苦炎热,宿此乔木湾。

清月未及上,黑云如颓山。

其六

万窍号地籁,冲风散天池。

喧豗瞬息间,还挂斗与箕。

其七

颍水非汉水,亦作蒲萄绿。

恨无襄阳儿,令唱铜鞮曲。

其八

我诗虽云拙,心平声韵和。

年来烦恼尽,古井无由波。

迎来久别的兄长,苏辙与其相游甚欢。兄弟二人泛舟柳湖,“太昊遗墟”“白龟灵池”“卦台秋月”“胡公铁墓”“弦歌夕照”“思陵墓霭”“古宛晴烟”“柳湖春晓”等陈州形胜,逐一遍游,兄长极为兴奋:

余旧过陈州,留七十馀日,近城可游观者无不至。(苏轼《东坡志林·铁墓厄台》)

兄弟偕游,苏辙更是亢奋有加,俯湖瞰景,直抒胸臆,题书《柳湖感物》:

柳湖万柳作云屯,

种时乱插不须根。

根如卧蛇身合抱,

仰视不见蜩蝉喧。

开花三月乱飞雪,

过墙度水无复还。

穷高极远风力尽,

弃坠泥土颜色昏。

偶然直堕湖中水,

化为浮萍轻且繁。

随波上下去无定,

物性不改天使然。

南山老松长百尺,

根入石底蛟龙蟠。

秋深叶上露如雨,

倾流入土明珠圆。

乘春发生叶短短,

根大如指长而坚。

神农尝药最上品,

气力直压钟乳温。

物生禀受久已异,

世俗何始分愚贤。

堤柳蜿蜒,婀娜娇姿,兄长借柳咏志,写尽人生,兴作《和次韵子由柳湖感物》:

忆昔子美在东屯,

数间茅屋苍山根。

嘲吟草木调蛮獠,

欲与猿鸟争啾喧。

子今憔悴众所弃,

驱马独出无往还。

惟有柳湖万株柳,

清阴与子供朝昏。

胡为讥评不少借,

生意凌挫难为繁。

柳虽无言不解愠,

世俗乍见应怃然。

娇姿共爱春濯濯,

岂问空腹修蛇蟠。

朝看浓翠傲炎赫,

夜爱疏影摇清圆。

风翻雪阵春絮乱,

蠹响啄木秋声坚。

四时盛衰各有态,

摇落凄怆惊寒温。

南山孤松积雪底,

抱冻不死谁复贤。

谪宦在身,兄长终将远离。执子之手,苏辙依依不舍:

临别时,二人难分难舍,子由决定送兄长到颍河下游八十里外的颍州。到颍州在欧阳修相伴之下,又一同过了半个多月。但是终须分手。在苏东坡开船出发的前夜,兄弟二人又在颍州河的船上共度一夜,吟诗论政,彻夜未眠。(林语堂《苏东坡传》)

兄长谪离,念去去千里烟波、暮霭沉沉,苏辙、苏轼相看泪眼,无语凝咽。依依惜别中,兄长赋诗二首:

其一

征帆挂西风,别泪滴清颍。

留连知无益,惜此须臾景 。

我生三度别,此别尤酸冷。

念子似先君,木讷刚且静。

寡词真吉人,介石乃机警。

至今天下士,去莫如子猛。

嗟我久病狂,意行无坎井。

有如醉且坠,幸未伤辄醒。

从今得闲暇,默坐消日永。

作诗解子忧,持用日三省。

其二

近别不改容,远别涕沾胸。

咫尺不相见,实与千里同。

人生无离别,谁知恩爱重。

始我来宛丘,牵衣舞儿童。

便知有此恨,留我过秋风。

秋风亦已过,别恨终无穷。

问我何年归,我言岁在东。

离合既循环,忧喜迭相攻。

悟此长太息,我生如飞蓬。

多忧发早白,不见六一翁。

——苏轼《 颍州初别子由二首》

钟情箕颍地,钟爱形随影。眷情别绪,难分难舍,苏辙酬诗《次韵子瞻颍州留别二首》相和:

其一

托身游宦乡,终老羡箕颍。

隐居亦何乐,亲爱形随影。

念兄适吴越,霜降水初冷。

翩然事舟楫,弃此室庐静。

平明知当发,中夜抱虚警。

永怀江上宅,归计失不猛。

人生徇所役,有若鱼堕井。

远行岂易还,剧饮终难醒。

不如早自乞,闲日庶犹永。

世事非所忧,多忧亦谁省。

其二

放舟清淮上,荡潏洗心胸。

所遇日转胜,恨我不得同。

江淮忽中断,陂埭何重重。

紫蟹三寸筐,白凫五尺童。

赤鲤寒在汕,红粳满霜风。

西成百物贱,加餐慰贫穷。

胡为复相念,未肯安南东。

人生免饥寒,不受外物攻。

不见田野人,四壁编茅蓬。

有食辄自乐,谁知富家翁。

自兄长过陈,苏辙心绪向好,一改疏慵之态,笑傲柳湖,与物同喜,与草共欢,幅巾轻屦,醉爱柳荫。其在《次韵孙户曹朴柳湖》一诗中这样描述其心境:

疏慵非敢独违时,

野性颠狂不受羁。

犹有曲湖容笑傲,

谁言与物苦参差。

水干生草曾非恶,

鹤舞因风忽自怡。

最爱柳阴迟日暖,

幅巾轻屦肯相随。

殷勤昨夜三更雨,又得浮生一日凉。兄长的慰藉,生活的安逸,苏辙的心情有了稍许宁静。曲湖千顷,着我扁舟一叶。情之所至,苏辙筑读书台于柳湖。登临送目,仰承太昊之墟,俯沐弦歌之风。湖光云影,水天一色。鳞波涌起,风云开阖。昼则画舫清歌缓缓过,夜来明月疏星款款游。会友相至,幅巾迎笑,相携徜徉;吟诗而赋,陶然自得。

苏轼离陈后,孤旅杭州,吟起苏辙《初到陈州》诗句,思绪涌起,遂作《和子由初到陈州见寄二首次韵》诗相忆,笔势纵放,情调幽咽:

其一

道丧虽云久,吾犹及老成。

如今各衰晚,那更治刑名。

懒惰便樗散,疏狂托圣明。

阿奴须碌碌,门户要全生。

其二

旧隐三年别,杉松好在不。

我今尚眷眷,此意恐悠悠。

闭户时寻梦,无人可说愁。

还来送别处,双泪寄南州。

生活有无奈和苦涩,也有谐趣和远方。苏辙辟职陈州,因陈州古称为宛丘,遂自称“宛丘先生”。苏轼远谪杭州仍时常牵挂弟弟,书下《戏弟子由》一诗,风调婉曲,情趣诙谐,在调侃和苦涩中抒发对弟弟的思念:

宛丘先生长如丘,

宛丘学舍小如舟。

常时低头诵经史,

忽然欠伸屋打头。

斜风吹帷雨注面,

先生不愧旁人羞。

任从饱死笑方朔,

肯为雨立求秦优。

眼前勃谿何足道,

处置六凿须天游。

读书万卷不读律,

致君尧舜知无术。

劝农冠盖闹如云,

送老齑盐甘似蜜。

门前万事不挂眼,

头虽长低气不屈。

重楼跨空雨声远,

屋多人少风骚骚。

平生所惭今不耻,

坐对疲氓更鞭箠。

道逢阳虎呼与言,

心知其非口诺唯。

居高忘下真何益,

气节消缩今无几。

文章小技安足程,

先生别驾旧齐名。

如今衰老俱无用,

付与时人分重轻。

思念如一杯苦茶,些许涩苦些许暗香。在《八月十日夜看月有怀子由并崔度贤良》一诗中,兄长思念弟弟,再次在谐趣中调侃:

宛丘先生自不饱,

更笑老崔穷百巧。

一更相过三更归,

古柏阴中看参昴。

去年举君苜蓿盘,

夜倾闽酒赤如丹。

今年还看去年月,

露冷遥知范叔寒。

典衣自种一顷豆,

那知积雨生科斗。

归来四壁草虫鸣,

不如王江长饮酒。

苦胆泡过的黄连,长久的咀嚼,也会浸出苦甘来。对于兄长的牵挂和戏谑,苏辙则迎之于以“含泪的笑”,以自嘲来摆脱困苦,用轻松来化解悲哀:

先师客陈未尝饱,

弟子于今敢言巧。

败墙破屋秋雨多,

夜视阴精过毕昴。

齑盐冷落空杯盘,

且依道士修还丹。

丹田发火五脏暖,

未补漫漫长夜寒。

我生疲驽恋莝豆,

崔翁游边指北斗。

唯有王江亦未归,

闭门无客邀沽酒。

——苏辙《次韵子瞻对月见忆并简崔度》

兄长远谪,苏辙独处陈州,漫步柳湖,伫立读书台,坐看秋风起,细数落日归,为草木摇落而悲凉,为柳湖无水而惆怅:

平湖水尽起黄埃,

惟有长堤万万载。

病鹤摧颓沙上舞,

游人寂寞岸边回。

秋风草木初摇落,

日暮樵苏自往来。

更试明年春絮起,

共看飞雪乱成堆。

——苏辙《柳湖久无水怅然成咏》

冬去春来,柳湖春水忽生数尺,开元寺茶花又次第盛开,良辰美景,苏辙写下《宛丘二咏并序》向告兄长:

宛丘城西柳湖,累岁无水;开元寺殿下山茶一株,枝叶甚茂,亦数年不开。辙顷从子瞻游此,每以二物为恨。去秋雨雪相仍,湖中春水忽生数尺至二月中,山茶复开千余朵,因作二诗相寄。

其一

旱湖堤上柳空多,

倚岸轻舟奈汝何。

秋雨连渠添积润,

春风吹冻忽生波。

虫鱼便尔来无数,

凫雁犹疑未肯过。

持诧钱塘应笑我,

坳中浮芥两么麽。

其二

古殿山花丛百围,

故园曾见色依依。

凌寒强比松筠秀,

吐艳空惊岁月非。

冰雪纷纷真性在,

根株老大众围希。

山中草木谁携种,

潦倒尘埃不复归。

兄长接获苏辙的笺寄,作《和子由柳湖久涸忽有水开元寺山茶旧无花今岁盛开》二首诗相酬和:

其一

太昊祠东铁墓西,

一樽曾与子同携。

回瞻郡阁遥飞槛,

北望樯竿半隐堤。

饭豆羹藜思两鹄,

饮河噀水赖长霓。

如今胜事无人共,

花下壶卢鸟劝提。

其二

长明灯下石栏干,

长共杉松斗岁寒。

叶厚有棱犀甲健,

花深少态鹤头丹。

久陪方丈曼陀雨,

羞对先生苜蓿盘。

雪里盛开知有意,

明年开后更谁看。

奔驰二百南郡客,三日而别宽兄忧。陈州,徜徉着苏辙兄弟的美好过往,也镌刻着兄弟至情的情结年轮。元丰三年(1080年)正月,苏轼谪贬黄州,再次途经陈州。苏辙“奔驰二百里”“自南都来陈”,慰藉兄长:

诣黄,道出陈州,子由自南郡来陈相见。是会也,不啻再生,悲喜交集。(袁中道《次苏子瞻先后事》)

岁月的磨练,苏辙稚气落尽,有泪不弹,在陈三日,宽忧讲道,数典嘉树,慰藉兄长:

夫子自逐客,尚能哀楚囚。

奔驰二百里,径来宽我忧。

相逢知有得,道眼清不流。

别来未一年,落尽骄气浮。

嗟我晚闻道,款启如孙休。

至言虽久服,放心不自收。

悟彼善知识,妙药应所投。

纳之忧患场,磨以百日愁。

冥顽虽难化,镌发亦已周。

平时种种心,次第去莫留。

但余无所还,永与夫子游。

此别何足道,大江东西州。

畏蛇不下榻,睡足吾无求。

便为齐安民,何必归故丘。

——苏轼《子由自南都来陈三日而别》

正月十四日,苏辙与兄长在陈州洒泪而别,随后远赴湖州,将兄长家眷接回照应。

元丰三年五月,苏辙护送兄长家眷去黄州,从水路经九江来至道士洑,江面骤然狂风肆虐,暴雨倾泻如注,舟船无法进前,被迫躲进磁湖避险。得知消息,兄长悲喜交集,因为有圣旨约束,其不能擅自离开黄州,无法远接,便书诗一首,相迎弟弟苏辙:

诗序云:

今年正月十四日,与子由别于陈州,五月子由复至齐安,未至,以诗迎之。

惊尘急雪满貂裘,

泪洒东风别宛邱。

不向邯郸枕中见,

却来云梦泽南游。

睽离动作三年计,

牵挽当为十日留。

早晚青山映黄发,

相看万事一时休。②8

(未完待续)

[责任编辑:张志新]

中华龙都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周口24小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