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

沿着泥泥狗穿越淮阳

来源:周口晚报

作者:

2019-05-22

■董素芝

绿意初萌的二月,当你从徜徉在人祖香火的人流中走出来,穿过熙熙攘攘的伏羲文化广场,沿龙湖漫步,看湖光水色,观陈地古风,不经意间也许会闯进一个泥工作坊,此时,院内、屋内的几案上,全是一排排、一列列黄土泥巴组成的方阵。

那一瞬间你会想起什么?

也许你会惊叫一声:啊,兵马俑!

那片刻的震撼让你穿越到“山海经”的时代……

然后,你走进这泥巴世界,面露惊喜的你随手就把一个个半人半猿的泥巴掂在了一起,他们高低不一,大小不一,胖瘦不一,长相不一,然而,奇迹出现了:一个人之初时代的部落群体形象就在眼前,让你回到了那个混沌初开的时代。这一瞬间的惊骇让你至少穿越六千年……

当这些“活态文物”蓦然而现,触动我们的是关于生命的印记,也许你的思绪会跑向很远很远,也会想起世世代代人们反复追问的一个话题:我是谁?来自哪里?

这就是文化的魅力!

有人说,淮阳就是中国的牝门,因为这里凝聚了中华民族原初的意象和符号,这里有太多人猿揖别的特征,这里有太多生命的追忆和崇奉,是让你感受到强大生命张力的地方。

“人祖爷,保来保天地,恩德不浅。生万物,养群生,教人吃穿。又刮风,又下雨,不淹不旱。既有吃,又有穿,快乐无边”。

早在春秋时代,这首民歌就在河南淮阳广为流传。民歌中的人祖爷就是太昊伏羲氏,而太昊陵正是人祖伏羲氏的长眠之地。

太昊陵建于何时,已无从查考。现存的碑文中只有这么一句话:陵墓在此相去年岁久远。而据文献记载,这里春秋时就有陵墓,汉代以前盖有祠堂。在民间,伏羲一直被称作“人祖爷”,是“三皇之首”、“百王之先”,有关伏羲的故事源远流长。

相传,很久很久以前,一个叫华胥的女子踩了一个很大的脚印生下了伏羲,伏羲的故乡远在甘肃天水。后来一场大水,淹没了整个世界,伏羲和女娲兄妹俩躲进金葫芦,被神龟驮着漂流到淮阳。

古时的淮阳叫宛丘,一条古老的蔡河绕湾流过。“蔡”在古汉语中就是乌龟的意思,相传神龟就是沿着这条河流将伏羲和女娲驮到淮阳的。《尔雅》中说,陈有宛丘, 在今县城东南三里。又“丘上有丘为宛丘”,注“四方高,中央下,曰宛”。宛丘居高临水,草木丰茂,伏羲氏族便在此定都,开创了华夏文明的新纪元。女娲“抟土造人”、“炼石补天”,伏羲白龟画卦、定姓氏、造琴瑟,定嫁娶结婚之礼,共同繁衍人类。

“老斋公,慢慢走,给把泥泥狗,您老活到九十九” 。在淮阳二月庙会上,赶会的老斋公(烧香的老太太)争相购买泥泥狗,一路走一路撒,当作吉祥物送给亲友或儿童。

淮阳艺人们说,“泥泥狗是祭奉人祖爷的圣物,谁要是改了规矩就不是人祖爷的后代”。正因此,泥泥狗的造型、纹饰和色彩都保留了祖辈传承的原始状貌。最让人兴奋的是,泥泥狗不是深埋在地下几千年而出土的一把石斧或者一个头盖骨,它是一个“活文物”。

现在,我们可以沿着泥泥狗这个符号来完成对淮阳的穿越了。

泥泥狗,是淮阳泥塑的泛称。淮阳古称宛丘,亦称陈,是中国历史传说中伏羲、女娲、神农的建都之地。和历史遥相呼应的,1979年,在淮阳县城东南四公里的平粮台处发掘出一座完整的古城遗址,距今已四千多年,专家考证它就是史书中的“宛丘”。在淮阳城北三里之遥,有太昊伏羲陵庙,规模宏大,当地俗称“人祖庙”。每年农历的二月二到三月三,有祭祀人祖伏羲的盛会,俗称“二月会”、“人祖古会”,是淮阳几千年来雷打不动的古老风俗。太昊陵南一里有伏羲画卦台,是当年伏羲画八卦的地方。古时候交通不便,但每天仍有数十万伏羲子孙,自安徽、山东、河北、湖南等省“南船北马”云集于此,朝祖进香,顶礼膜拜。而泥泥狗,正是伴着这声势浩大的庙会得以流传的。

淮阳泥塑老艺人说,泥泥狗又叫“陵狗”、“灵儿狗”,是人祖爷喂的狗,给人祖爷守陵的。在淮阳民间,流传着伏羲女娲“抟土造人”的传说:一场洪水劫后,天底下只留下伏羲女娲兄妹二人,于是他们奉天帝之命,遮面为婚,抟土造人,繁衍人类和万物。他们用黄土抟成人形,经晾晒后即可成活。

伏羲、女娲有了儿孙后,便经常带孩子在湖边柳树下玩耍,春天可以折柳枝编帽子戴,编织个网子捞小鱼小虾。伏羲又用柳枝做柳笛来吹,孩子们玩得非常开心。到了冬天,孩子们还要吹柳笛,咋办呢?伏羲就用水和泥捏制他喜欢的葫芦,捏出鸟兽虫鱼,并染上五彩。泥玩虽好看,但不像柳笛那样能吹,孩子们不满意。伏羲就比照可吹的柳笛,在葫芦上扎两个孔试试,果然不错,吹出了一高一低一中三个音。伏羲一高兴,又在葫芦上扎了三个孔,一吹声音变化更多。伏羲干脆按八卦原理扎上七个孔,又成功了,于是,他把所有的这些鸟兽虫鱼泥玩都扎上孔,这样就都能吹了。

直到现在,淮阳的泥泥狗都能吹出三个音。泥葫芦有两孔的、三孔的、七孔的三种,一个孔可吹出三个音。吹起来是“哩哩喽”。因为这,群众叫它“小喔笛”(或“娃娃头”)。埙是古代的一种吹奏乐器。20年前,在淮阳的战国遗址中出土过一件泥埙,模样与被称为“小喔笛”的泥泥狗完全一样!

在文献中也有伏羲“绠桑为瑟,灼土为埙”的记载。在那个野蛮的年代,伏羲发明了埙,除了用它驱赶野兽,也用它驱除原始先人们心中的邪恶和恐惧,这呜呜的声音至今听起来还是那样的宁静深远,感人至深!

淮阳还有一种泥泥狗叫“小泥鳖”,就是一个小泥点。一弯分出颈与身,头上尖,身子扁。艺人们说泥泥狗是女娲“抟土造人”时留下来的。《风俗通》中说:“开天辟地,未有人民,女娲抟黄土造人。巨务,力不暇供,乃引绳于泥中,举以为人。故宝贵者黄土人,贫贱者绠人也。”说女娲先造的是比较复杂的人,后造的是概括的人。人可概括为一点,可称为“一点作人”的艺术,“小泥鳖”在淮阳方言中也叫“尿鳖子”,也合乎贫贱者的说法。

泥泥狗中除了“小喔笛”和“小泥鳖”造型相对简单外,其他的几乎都张牙舞爪,荒诞夸张,过目难忘。奇怪的是,他们的造型都能从《山海经》一书中找到依据或参照形象。

有一种叫“混沌”的泥泥狗长相最为奇怪, “混沌”是兽身泥塑,有头而无面目,确切地说,是一个头部刻有“十”字符号的泥团。据民间艺人讲它看起来不像这不像那,可又啥都像,听起来让人顿觉茫然却又玄妙而不可言。

《山海经》和《庄子》里都有“混沌”的故事,说:“南海的帝王叫悠,北海的帝王叫忽。(大地)中心的帝王叫混沌,悠和忽经常在混沌的地盘相遇,混沌对他们很好。悠和忽商量着要报答混沌的恩德,说人都有七窍,唯独混沌没有,让我们试着帮他凿出(七窍)来,于是他们每天给混沌凿一窍,凿了七天后,混沌就死了”。

混沌无面目是中央天帝的本相,添加修饰不得,艺人们在捏这种泥泥狗的时候,也遵循了这一雕塑禁忌,几千年来,它脸上的“十”字符号成了混沌永恒的标志。

《庄子》里这个有点滑稽的寓言,包含着“开天辟地”的神话哲学意蕴。混沌被悠忽凿了七窍后死了,但是继混沌之后的整个宇宙世界却诞生了。

泥泥狗中的人面猴、猴头燕、九头狮子、多头斑鸠、独角兽、多角兽等人面兽身的造型,也能从《山海经》中找到它的传说和佐证。

这些怪诞古朴的原始活态泥团,让我们重新看到一个远古神话世界,一个图腾的印记。是淮阳的艺人们,给一块块没有生命的黄泥巴赋予了生命和灵魂,让这种远古图腾丰满、立体地再现在我们身边。正是靠着这一记忆,这一文脉,穿越了时空,保留了历史和记忆。

是的,这是一个民族的生命记忆,是淮阳的文脉和灵魂。当我们流连在这些原始古朴、野性十足的古怪精灵中,时光似乎定格了,也一下打开了你心中潜藏的古老回忆。突然间你会心一笑,能够生长在淮阳这样一个有记忆、有故事的文化古城,真好。

[责任编辑:牛勇威]

中华龙都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周口24小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