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

1949年, 家书寄自周家口

来源:周口晚报

作者:

2019-09-11

常全欣

1949年1月15日,战士所在的部队,从淮海战役的胜利中走来,奉命进至周家口,在城西的邓城小镇,集结、休整,准备继续南下,解放全中国。

隆冬时节,豫东平原数九寒天,这是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。部队休整,少了行程劳顿,却给了战士想家的空间。离开家乡三年多了,想想从林县入伍,进入太行军区,南渡黄河,挺进伏牛山,参加郑州战役,警备郑州……从军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里。好久没有家里的消息了,父母和妻儿可好?战士流出了想家的眼泪。

战士拿出笔记本,撕下了几页纸,写信。他觉得,给家人写信,就是一次与家人的面对面交流,唯此,方能慰藉思念之苦。

每次写信的时候,战士总是拿出最近收到的家信,一遍一遍地读,“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”,一千多年前的诗句意境,说的就像眼跟前的事儿一样。战士的话还是从上一封家信说起——

“家中来信我都接到了,家中情况我也了解了,并没有什么困难,我非常高兴,所以我就不挂念家了……希望二老在家好好保养身体,不要挂念我,儿在外身体很好……”

战士的信写得很朴实,他不会使用华丽的辞藻,尽管他已经在第十五军随营学校学习,在战友中属于文化水平比较高的人。战士想起了兄弟——

“我胞兄胞弟,你们身体好吧!上次来信听说咱家中什么苦难都没有,同时家庭还很和顺,我非常高兴。也就是共产党领导之下,同时你们劳动努力,才达到这样幸福的时光。现在革命很快就要胜利,希望你们在家要灵活,不要据死理。关于家庭问题,你们在家照顾很好,我就不挂念了。”

家中没有了苦难,还很和顺,这让他万分欣慰。他在信中感谢好日子的创造者共产党,还有家人的努力。面对未来更好的生活,战士对家人提出了期望。家书写到这儿,一位普通战士的家国情怀,在字里行间迸发。

说完了家长里短,不忘把自己的消息告诉家人——

“部队要整编了,我们现在是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第十五军,我现在十五军军队随营学校政工队,来信写上第四兵团第十五军军部随营学校政工队,现在我在周家口驻防,不久就要打过长江去,望家中不必挂念。”

战士提到了周家口。解放战争时期,周家口因交通便利和商业发达,曾是国民党反动派的重要据点,1948年1月解放。部队此次选择在周家口休整,就是利用了周家口商业与交通发达的条件,为南渡长江做充足准备。

写完了给父母的信,战士想起了妻子和儿子。算来,和妻子最近一次见面,是1947年7月。战士所在的部队经林县南下,途经合涧镇。妻子住在娘家,离合涧镇很近,听说丈夫所在的部队要经过合涧镇,她就带着年幼的儿子,在镇上一家布店和战士会面。

战士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当时的幸福场景:从妻子怀里接过第一次谋面、才几个月的儿子,亲了又亲,那个高兴劲儿啊,高喊着,我有儿子啦!我有后啦!妻子一旁默默地抹眼泪,泪水里,有高兴,也有伤心。想到这儿,战士又止不住流泪了。战士给妻子写道:

“你的身体好吧,咱家中老少都平安吧!上一次来信,听说你在家里很会劳动,我心里非常高兴。我希望你在家搞得更好一些。现在革命马上就要胜利了,希望你在家好好孝敬父母,多替为夫行孝。”

他有一肚子思念的话儿,想说给妻子听,但他还是克制住了。因为妻子不识字,写给她的信还要别人念给她听,战士就写了对妻子的希望,但是也有一丝责备。因为他一直没有收到妻子的回信,他多么希望从妻子的来信中得知她和儿子的消息啊——

“我给你去了好几封信,你一直没有给我来信,这一封信你接到后千万来一回信。我的身体很好,工作顺利,希你在家不必挂念。我现在在十五军军部。中原全部解放了,所以不久就要打过长江去……”

战士把写给妻子的信和写给父母的信装在了一起,信封上写道:林县合涧镇周顺花布店,转交王振朝。寄自周家口。王振朝是战士的父亲。合涧镇周顺花布店,恐怕就是战士和妻子最后分别的地方。1949年2月28日,这封信带着战士的无限思念,寄了出去。

信寄出去没有几天,3月5日,战士所在的第十五军就离开了周家口,踏上了渡江作战的征程。其后,战士先后转战苏、闽、赣、粤、桂、云、川,英勇作战,奋勇杀敌,但在1950年3月西昌战役冕山镇一场战斗中,战士血洒战场,壮烈牺牲。

这位战士,叫王立君,是解放战争中一名普普通通的解放军战士。

七十年山河换新颜。战士曾经驻扎过的周家口,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这块土地上的共产党人,正坚守初心、担当使命,开启着新的征程。当我从《党史博览》中看到王立君的这段往事,我就想将这一位普通战士、一封普通家书的故事,告诉今天的周口人。因为,我们必须铭记他,必须将和他一样为新中国成立付出生命和鲜血的英雄,永记于心。

[责任编辑:孙银珠]

中华龙都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周口24小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