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

周口赋

来源:周口日报

作者:

2021-02-22

冯剑星

太清先生高卧于洞天之地,餐云霞,吸风露,吐二气,绝清游,参天地之根本,悟心源之清幽。龙湖君闻之,往而见焉:先生不游,尘埃皆休,澄神内视,以绝俗流,何也?太清先生曰:坐忘千秋,一眼万年。息交而慎独者,不食烟火以回旋。龙湖君曰:否否。若有华夏先驱之地,九州圣迹之所。羲皇之故都,道德之真源。开天地之根基,肇文明之灿烂。此之所在,先生不为之一见?太清先生曰:君试为我说之。

龙湖君曰:当羲皇之画卦也,仰则观天,俯则察地,养白龟,造书契,定姓氏,制嫁娶,兴礼乐,育牺牲,垂衣于先天之上,教化于蒙昧之初。其神其圣,在物在理。至于女娲补天,神农稼穑,民得其一者而为食,得其二而为礼。生民教化,代无穷已。是以柱下史者,要道不繁,涵天负地,玄之又玄,青牛独步,紫气垂天。道德相济,真言五千。犹龙之叹,不知其端。而或文集千字之经典,棋定南北之笑谈。鸿昌义烈,浩浩正气以塞苍冥;伯驹慷慨,煌煌国宝而壮史篇。凤梅一曲,传梨园而遐九州;朱婷铁臂,扬国风以震宇寰。人才济济,如春江之鲫;诗书朗朗,作礼乐之邦。弦歌大雅,贞吉含章。人物繁盛,民风淳良。如此,先生一游又何妨?

太清先生曰:倦矣。仆不能从。龙湖君曰:其所在也,黄淮之腹地,天下之中州。南接中天,北窥东京。西邻漯河,东视亳城。三川之交汇,九州之枢通。莽莽平原,千里沃野。滚滚车轮,百代耕耘。绿野似海,黄土如金。春种秋收,布雨行云。天下粮仓之所在,时代发展之缩影。唯诚唯信,在奋在勤。追先贤之步履,开盛世之新春。如此,先生不为之一游也?

太清先生曰:殆矣。仆不能从。

龙湖君曰:至于颍岐之春晓,柳湖之放棹。蔡池之秋月,槐园之夜雪,自不待言。当值二月初二日,朝羲皇于陈州也,会春日之清和,闻百姓之行歌。舞之者老翁,蹈之者少女,顶香焚表,祷祝不绝,旋不能回踵,退不能转身,人如潮水之势,声震屋瓦之时,汗挥则为雨,气喘则成云,歌吹则为海,香焚则为雾。男女之踊跃,老幼之虔诚,为春以成甘露,为夏以成烈日,为秋以成凉风,为冬以成飞雪。轩轩也,浩浩也,轰轰也,烈烈也。青天变色,不可方物。古今一慨,大可释怀。如此,先生能为之一游乎?

太清先生闻之,眉扬而色喜,神清而气爽,曰:请再言之也。

龙湖君曰:若夫沙水清清,汀兰郁郁。白鸥冲波,锦鳞游戏。唱渔歌而晚归,浮塔影以沉碧。闸开泄洪,野马尘埃相仿佛;网起鱼收,鲈鲤鳇鳙而续继。夕阳斜照,松筠欲雨。古渡船回,桨橹成诗。而或观雨后之风荷于湖上,云霞百万,芙蓉尽放,雨姿晴态,莫可名状。冷香飞动,绿漪荡漾。有蒲有荷,陈风不远。洵有情兮,宛丘歌短。寄千古之幽思,得浮生之清浅。何堪圣寿之塔影,未见明道之俨然。虹桥灯火,流光溢彩之所在;太清仙境,青牛紫气而可览。如此,先生宁不起耶?

太清先生曰:愿闻今日之景象如何?

龙湖君曰:当此盛世也,开港口则达南北之商,贯高铁则至京津之要。广厦峥嵘,道路畅通。三年巨变,万里风鹏。大笔浓墨,风起云涌。以文化城,则新一代之风;以卫创城,则见千秋之盛。立愚公移山之志,见女娲补天之心。扬三川之绿水,写壮美之雄文。举旗帜,聚人心,克艰难,尽辛勤,重承诺,固根本。为工为农为商,则一呼百应;为官为学为兵,则众志成城。起时代之风帆,济沧海之穷溟。斩荆棘于险途,开未来之光明。以百姓之心为心,则是三川之使命;以天下之任为任,则是我辈之精神。民之所向在实事求是,心之所向在发展创新。是以今日周口之新也,在城也,在人也,在精神也。城之新者,在道路也,在环境也,在建设也;人之新者,在认识也,在奋进也,在奉献也;精神之新者,在意识也,在信念也,在希望也!如此,先生能否从我一游?

太清先生豁然而起,稽首再三,曰:洞中一日,世上千年。当从君游于三川之上,乐此以消忧,临流以寄傲也。

于是,二人携手,大笑而出,为之作歌曰:

巍巍太昊兮大道其光,

众妙之门兮道德仙乡。

日新月异兮思之不忘,

歌之咏之兮源远流长。

[责任编辑:袁甜甜]

中华龙都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周口24小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