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艺术

磨盘街

磨盘街是周口沙颍河北岸的一条主要商业街,南接沙河大桥,北与镇冲寺相连。相传,清代中期,这条街的路面由废弃的石磨和磨盘铺成,所以叫磨盘街。……[详细]

2017-11-30

前太平街

今颍河路北边有两条东西走向的小街,叫前太平街和后太平街。前太平街有一个天主教堂,坐南朝北,教堂里有一所小学,1946年创办,叫“善道小学”。学校经费由天主教会拨发,首任校长为陈贻堂。1947年,天主教堂神父艾治安(意大利人)兼任校长。新中国成立后,天主教堂被废除,学校保留了下来,改名太平完小,今为颍河路小学。此作品写生于1955年。……[详细]

2017-11-30

做一个内心坚定的女子

喜欢她的人,或羡慕她的出身、美貌;或欣赏她既能赢得众人喜爱,还能清醒地选择合适伴侣共度人生;或佩服她的才情,在诗歌、小说、散文方面独树一帜;或崇尚她的执着,一生都在锲而不舍地为建筑事业奔波耕耘。……[详细]

2017-11-29

深秋,那一朵牵牛花开

晨起,初升的朝阳把涡河照得波光粼粼,金光灿烂;湿地的芦花摇曳着秋风,发出瑟瑟的声响。疾步行进在涡河岸边的蜿蜒小路上,晨练的人们往来如梭,一片片黄叶随风落下。行进间,眼前突然一亮:一株叶子即将落尽的树上,挂着一朵朵怒放的喇叭花。……[详细]

2017-11-29

相依相伴走完人生路

农历七月十六,是我和老伴结婚60周年的日子。半个多世纪,我俩忙碌但幸福着:受饥挨饿,坎坎坷坷,举步维艰,饱尝了世间冷暖酸甜;赡养父母,抚育儿女,忙忙碌碌,日夜操劳,受尽人世艰辛困苦;备课上课,批改作业,兢兢业业,从未偷闲,带来了满园桃李芬芳;蹒跚走来,有喜有悲,酸甜苦辣,百味杂陈。至今思来心潮澎湃,聊作小文。……[详细]

2017-11-29

深秋菊花香

秋雨后,寒气愈重了,路旁树木显出萧瑟。叶,均不同程度染上了秋意,一种淡淡晕黄夹杂了浅浅宣红的色彩,安静在阳光下,诠释着一种极致美。夏花之灿烂,秋叶之静美,是生命真谛,记得这话是印度一位诗人说的。而秋之花,凝着寒雨的晶莹和霜白的冰清的秋菊,更有着无穷雅趣和启示呢。……[详细]

2017-11-29

那一程记忆

重走大别山红军路,我们没有雨具,衣服被雨水淋透一半、被汗水浸透一半。上山的时候,就有人打退堂鼓。我说,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都不怕,下点雨都怕,这不是我们应该有的精神!……[详细]

2017-11-28

龙湖晨光

您是周口的一部分,您的作品是文化周口的一部分。期待您为文化周口添上一张图片、一段文字,与我们一起填补这个版面的空白。……[详细]

2017-11-28

王建义:埋伏桃林痛打日军

“为了打鬼子,啥法子都用过。战场上就是你死我活,怕就输了。”接受周口晚报记者采访的是91岁项城籍抗战老兵王建义,年轻的时候他是一名热血报国的军人。王建义回忆,让他感到最痛快的一次是在夜半时刻,他和几个战友埋伏在山上的桃林,逮住掉队的日本兵就是一闷棍,“用脚踢,用棍打,鬼子死了枪就归咱了”。痛击日军的喜悦、失去战友的悲伤……听着王建义老人的讲述,犹如我们亲历战争一般。……[详细]

2017-11-28

公公的电话

春天到了,公公婆婆也开始忙活起来,淘麦子、晒麦子,再磨成雪白的面粉。缸里腌了几个月的咸鸭蛋也捞出来了,洗得干干净净后分成两份。公公婆婆总说老年人吃咸鸭蛋对身体不好,其实是舍不得吃,专门留给我们家和哥哥家的。掰着手指一算该过双休日了,公公笑呵呵地在电话那头开始唠叨起来:“该过星期了,你们都回来吧。……[详细]

2017-11-28

痴迷诗词的耄耋老人

曾在新闻战线奋斗大半生的耄耋老人王增福,如今已86岁了。1992年从商水县广播局副局长的位置上退休后,过惯了紧张日子经常写新闻的他,感到空虚寂寞,陷入孤独与苦闷之中。当初在岗位上,采访、写稿歌颂新中国的变化和改革开放的成就,歌颂党的领导和人民大众对党的感恩,成为他生活的全部内容。而如今,笔杆子再硬,已无用武之地,他感到欲罢不能,仿佛高速行驶的列车,一时半会停不下来。……[详细]

2017-11-28

德化街沙北老街

沙北老街、德化街都是周口沙颍河北岸的主要街道。沙北老街南接大渡口,与沙南老街遥相呼应,北口与德化街、二板桥相接,是老桥建成前通往南寨、西寨的主要街道。德化街西口与贾鲁河上的二板桥相接,东口与磨盘街相接,是连接贾鲁河西岸的唯一通道。……[详细]

2017-11-28
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


    版权声明:周口日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禁止复制、转载或建立镜像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