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文采出众谢几卿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 360百科 2017-05-10 15:55:23 
分享到

   

 

     谢几卿,南朝人,出生于陈郡阳夏,他的曾祖父是谢灵运。一生几次入仕,最终病死。

    史书记载

    谢几卿,陈郡阳夏人。曾祖灵运,宋临川内史;父超宗,齐黄门郎;并有重名于前代。几卿幼清辩,当世号曰神童。后超宗坐事徙越州,路出新亭渚,几卿不忍辞诀,遂投赴江流,左右驰救,得不沉溺。及居父忧,哀毁过礼。服阕,召补国子生。齐文惠太子自临策试,谓祭酒王俭曰:“几卿本长玄理,今可以经义访之。”俭承旨发问,几卿随事辨对,辞无滞者,文惠大称赏焉。俭谓人曰:“谢超宗为不死矣。”

  既长,好学,博涉有文采。起家豫章王国常侍,累迁车骑法曹行参军、相国祭酒。出为宁国令,入补尚书殿中郎、太尉晋安王主簿。天监初,除征虏鄱阳王记室、尚书三公侍郎,寻为治书侍御史。旧郎官转为此职者,世谓为南奔。几卿颇失志,多陈疾,台事略不复理。徙为散骑侍郎,累迁中书郎、国子博士、尚书左丞。几卿详悉故实,仆射徐勉每有疑滞,多询访之。然性通脱,会意便行,不拘朝宪。尝预乐游苑宴,不得醉而还,因诣道边酒垆,停车褰幔,与车前三驺对饮,时观者如堵,几卿处之自若。后以在省署,夜著犊鼻裈,与门生登阁道饮酒酣呼,为有司纠奏,坐免官。寻起为国子博士,俄除河东太守,秩未满,陈疾解。寻除太子率更令,迁镇卫南平王长史。普通六年,诏遣领军将军西昌侯萧渊藻督众军北伐,几卿启求行,擢为军师长史,加威戎将军。军至涡阳退败,几卿坐免官。

  居宅在白杨石井,朝中交好者载酒从之,宾客满坐。时左丞庾仲容亦免归,二人意志相得,并肆情诞纵,或乘露车历游郊野,既醉则执铎挽歌,不屑物议。湘东王在荆镇,与书慰勉之。几卿答曰:“下官自奉违南浦,卷迹东郊,望日临风,瞻言伫立。仰寻惠渥,陪奉游宴,漾桂棹于清池,席落英于曾岨。兰香兼御,羽觞竞集,侧听余论,沐浴玄流。涛波之辩,悬河不足譬;春藻之辞,丽文无以匹。莫不相顾动容,服心胜口,不觉春日为遥,更谓修夜为促。嘉会难常,抟云易远,言念如昨,忽焉素秋。恩光不遗,善谑远降。因事罢归,岂云栖息。既匪高官,理就一廛。田家作苦,实符清诲。本乏金羁之饰,无假玉璧为资;徒以老使形疏,疾令心阻,沉滞床簟,弥历七旬。梦幻俄顷,忧伤在念,竟知无益,思自袪遣。寻理涤意,即以任命为膏酥;揽镜照形,翻以支离代萱树。故得仰慕徽猷,永言前哲;鬼谷深栖,接舆高举;遁名屠肆,发迹关市;其人缅邈,余流可想。若令亡者有知,宁不萦悲玄壤,怅隔芳尘;如其逝者可作,必当昭被光景,欢同游豫;使夫一介老圃,得簉虚心末席。去日已疏,来侍未孱;连剑飞凫,拟非其类;怀私茂德,窃用涕零。”

  几卿虽不持检操,然于家门笃睦。兄才卿早卒,其子藻幼孤,几卿抚养甚至。及藻成立,历清官公府祭酒、主簿,皆几卿奖训之力也。世以此称之。几卿未及序用,病卒。文集行于世。

    史籍译文

    谢几卿,陈郡阳夏人。他的曾祖父谢灵运,父亲谢超宗,都在前代享有盛名。谢几卿从小就机警聪明有口才,当时人们称他为神童。后来谢超宗因事获罪被贬谪去越州,途经新亭渚,谢几卿不忍和父亲诀别,于是投入江中,左右的人急忙营救,得以没有沉溺江中。到为父亲守丧的时候,他因哀痛而毁伤了身体,超过了礼仪 的规定。服丧期满,他被召补为国子生。齐文惠太子亲自主持策试,他对国子祭酒王俭说:“谢几卿本来的特长就是精通玄学,现在可以用经义考问他.”王俭按照文惠太子的意思提出问题,谢几卿随着问题答对,文辞流畅毫无阻滞。文惠太子对谢几卿大加称赞,太子说:“谢超宗算是后继有人了。”

    谢几卿长大成人后,十分好学,他广泛涉猎群书,有文采。初出仕任豫章王国常侍,积功迁任车骑法曹行参军、相国祭酒。天监初年,谢几卿被授任征虏鄱阳王记室、尚书三公侍郎,不久又任治书侍御史。以前郎官转任侍御史之职,人们戏称为“南奔”。谢几卿因此感到很是失意,常常说有病,台府中的事务全不再过问。[1] 谢几卿又徙为散骑侍郎,谢几卿详细了解旧事常例,仆射徐勉每次遇上疑难,常常询问请教他。但是谢几卿生性放达,不拘小节,符合自己的心意的事情就去干,不受朝廷官署里,夜晚穿着短裤,与门生在阁道中饮酒狂呼,被有关部门纠弹,因此获罪而免去官职。不久,又起用他为国子博士,不久他又被授任为河东太守,任期未满,他陈说自己有病而解职。

    不久,谢几卿又被授任为太子率更令,迁任镇卫南平王长史。昭通六年,皇上下诏派领军将军西昌侯肖元藻督率各路人马北伐,谢几卿上表启奏请求随军北伐,被提拔为军师长史,加威戎将军。北伐军到涡阳败退,谢几卿因此获罪而被免去官职。谢几卿的住宅在白杨石井,朝中那些与他交情好的官员常会带着酒去他那,他家常常宾客满座,狂饮之后批评朝政,庞若无人。当时左丞庾仲容也因免冠家居,他们两人志趣相投,都放荡情怀,不拘小节,有时乘着无盖无帏的敞车去郊野游玩,喝醉了就手击金铎唱哀歌,不理睬人们的议论。

    雅量

    谢几卿虽然不注重操守,但他全家十分和睦融洽。他的兄长才卿去世很早,谢才卿之子谢藻很早就成为孤儿。谢几卿抚养他,照顾十分周到。到谢藻长大自立,历任祭酒、主簿等清贵的官职公府,都是谢几卿鼓励诱导的结果。谢几卿还未等到朝廷按资历任用,就因病去世。

    官至太子率更令。他的驺人(专门为长官养马驾车的人)也姓谢,并且还名叫超宗,也便常常自道其姓名说:“超宗我象只毛虫小蚁,就靠向长官乞求赏赐过日子。”弄得谢几卿既不能容忍,又不能回应这话,驺人虽然说不允许这样说,然而却还在喋喋不休,这让谢几卿只好走开。一个马夫,也叫谢超宗,这不仅触犯了长官的父讳,而且还经常不停地说超宗是虫子蚂蚁,谢几卿对此并未发怒,更未处罚他,可谓有雅量如海。

   家庭成员

   曾祖父:谢灵运:山水诗鼻祖,南北朝时期杰出的诗人、文学家、旅行家。

   祖父:谢凤:生于晋安帝元兴二年(403年)。宋文帝元嘉十五年(438年),担任鄞县令。

   父亲:谢超宗:南北朝宋著名的文人

   叔叔:谢超孙

   儿子:谢景相、谢景仁、谢景素、谢景懋,齐侍郎)、谢景光。

[ 责任编辑: 王丽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