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陈玉培:帽子被敌人打了17个洞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 周口晚报 2017-09-27 16:25:36 
分享到

     陈玉培,1923年出生在河北省威县李家店村。1943年,他和哥哥陈玉峰一起参加了八路军,被编入鲁中军区第10团2营4连。参军不久,他的母亲被日军活埋。陈玉培怀着对日寇的刻骨仇恨,多次参加对日作战。1960年,他因工作变动来到西华县,1983年在西华县城关镇医院离休。

  □晚报记者 姬慧洋 文/图

  “和为贵、孝为先、勤为宝、俭为德”,这是西华县富华路陈新建家的家训,这条家训是他的父亲、今年94岁高龄的抗战老兵陈玉培提出来的。

  9月18日上午,在西华县人民医院南院区住院部的病房里,周口晚报记者见到了这位经过战火洗礼的老人。因为前几天突发疾病,躺在病床上输液的陈玉培老人显得有些虚弱。得知采访意图,老人将侧卧的身体稍稍挪动,缓缓讲述起那段他永远不会忘记的经历。

  目睹村长被砍头

  1938年,侵华日军占领河北省威县后,开始在重要的村庄、集镇建设炮楼,最多的时候每隔1500米就有一个炮楼。“在我的记忆中,那个时候村镇炮楼林立,日本鬼子烧杀抢掠、无恶不作。”陈玉培老人回忆,“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威县成立了抗日县大队。成立那年我只有15岁,和哥哥一起参加了县大队。因为年龄小,我没有配发枪支,跟着大队长周登吉(音)当勤务员,天天背着个大水壶。”

  “当时县大队有400多人,人多枪少,战斗力并不是特别强,我们只能跟鬼子打游击。”陈玉培老人说,“因为我们村参加县大队的人比较多,那年农历八月十六,日本鬼子抓住了俺村村长于免海(音),把他的头砍了下来。”

  躲在秫秸下逃过日寇搜查

  1941年,陈玉培所在的县大队被日寇包围,100多人被抓走,陈玉培和他的哥哥陈玉峰偷偷回到了李家店村的家中。县大队被打散,驻当地的日寇活动更加猖獗。“他们经常从炮楼里出来,跑到村里杀人抢东西,我和我哥因为参加过县大队,鬼子和汉奸经常来村里抓我们兄弟俩。”陈玉培老人说。

  “有一次,鬼子和汉奸来村里搜查抗日积极分子,我哥不在村里,我在村里出不去,情况十分危险。”陈玉培老人回忆,“当时,邻家的几个嫂子和婶子把我拉到二婶家的院子里,让我趴在西墙边,在我身上盖上秫秸,她们就坐在秫秸边做针线活。过了一会儿,有鬼子端着刺刀来了,看见她们就问‘八路的有?’二婶她们连忙说没有。鬼子走了,我也逃过了一劫。”

  鬼子和汉奸搜查频繁,村子待不下去了,陈玉培和陈玉峰就带着他们的老母亲一路讨饭,来到了山东省新泰县。

  母亲被鬼子活埋

  1943年春,陈玉培和陈玉峰在山东省新泰县参加了八路军,他们被编入鲁中军区第10团2营4连,陈玉培在1排,陈玉峰在3排。他们的母亲被安排在一个叫和尚庄的村子里。“当时给我们俩发的都是老套筒枪,这种枪是初期的汉阳造。”陈玉培老人说,“1944年,我加入中国共产党,介绍人是我的排长徐明广。1945年,我成为正式党员。”

  “我们连二排有个叫张西连的人,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了他。”提起张西连,陈玉培老人十分激动,“他是新泰县南老庄人,在我们入伍后不久,他叛变当了汉奸。他知道我和我哥都是八路军,也知道我母亲在哪,他就领着日本鬼子把我母亲抓走了。当天夜里,我母亲就被日本鬼子活埋了。”

  1944年,在攻打车王玉(音)山头时,陈玉峰被子弹打伤了膀胱。因为部队需要紧急转移,陈玉培没能见到受重伤的哥哥就随部队出发了,“后来我到沂蒙山的后方医院去找过,但是没有找到”。

  陈玉峰受伤后并没有牺牲,因为重伤,他回到了威县老家,1964年被定为三等乙级残废荣誉军人。后来打听到陈玉培在西华县工作,他就找到了弟弟一家,和弟弟一家在一起生活,终身未娶。1965年,陈玉峰在西华逝世,葬在县烈士陵园,陈玉培每年都带着儿孙去祭奠。

  帽子被打了17个洞

  “母亲被鬼子活埋,哥哥被打成重伤,国仇家恨让我更加仇视日寇。只要我活着,我就要跟鬼子拼命,死了也是为国牺牲。”陈玉培老人激动地说。

  在部队里,陈玉培是个机枪手,他头脑灵活,枪法好。“每次打仗,我都用机枪对准鬼子拼命打,根本不管机枪的后坐力有多大。每次战斗结束,被我打死的鬼子都有几十个。”陈玉培老人说。

  1944年,日军驻扎在山东沂蒙县县城,易守难攻,陈玉培所在的部队接到了攻打县城的命令。“我用一根棍子把帽子顶起来,吸引敌人火力,并借机向敌人火力点猛力扫射,打死了不少日伪军,掩护战友冲进了县城。那一仗下来,我打死了鬼子的三个狙击手,我的帽子也被敌人打出了17个洞。”

  给毛主席当警卫

  “我爸还和毛主席合过影呢。”老人的儿子陈新建笑着说。

  提起给毛主席做警卫,陈玉培老人笑了起来。

  “1955年,我被调到河南省政府保卫科工作,我们的任务是保护省政府领导。毛主席来郑州,一般都是提前三天通知保卫科,接到通知以后,我们哪也不许去。毛主席乘坐的火车都是晚上在当时的郑州东站停靠,我们去那里接毛主席。”陈玉培老人说,“时任河南省省长的吴芝圃、我们保卫科的石科长还有我,当时还和毛主席合影了,可惜那张照片我一直都没见过。”

  “1958年8月6日,毛主席视察河南新乡七里营公社,当晚我们接他老人家到省政府,第二天一早我们又随他前往许昌襄城。”陈玉培老人说,“下车后,我们履行警卫职责,不能离毛主席太近,也不能太远,站到约20米远的地方警戒。能保卫毛主席,我感到无上的光荣。”

[ 责任编辑: 王丽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