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陈守军:偷袭敌人炸死五个鬼子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 周口晚报 2017-11-20 10:05:53 
分享到

陈守军(左一)与儿子陈天义

  老兵档案

  陈守军,1928年出生在西华县皮营乡,父母早逝,他跟随舅舅一起生活,13岁参军。抗日战争期间,他随部队在西华县、太康县、淮阳县等地与侵华日军进行殊死搏斗。部队转战山东战场后,他受伤回到老家,一直在皮营乡楼陈村生活至今。

  □晚报记者 姬慧洋 文/图

  

  10月7日,连绵的秋雨终于停了下来。午后的太阳被云彩遮住,不刺眼但是仍能感觉到暖意。车辆停靠在西淮路,路边有个指示牌上面写着“楼陈”,抗战老兵陈守军的家就在这里。因为对村庄布局不熟悉,周口晚报记者未能在第一时间找到陈守军,在与村民沟通的过程中,他们对这位老英雄的描述是“胆大”、“力气大”、“水性好”。

  跟随热心的村民,周口晚报记者终于找到了陈守军的家。今年89岁的陈守军腿脚灵便,但听力不是很好,采访过程中需要有人在他耳边大声呼喊,他才能听到。因为陈守军的老伴常年瘫痪在床,屋子里的空气十分浑浊,陈守军便邀请周口晚报记者来到大儿子陈天义的家。坐在陈天义家的院子里,回忆起那段往事,陈守军表示他永远无法忘怀。“不敢想,想起来就觉得这辈子活得跟做梦一样,不知道那些炮火连天的日子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,也不敢想能够活到今天。”陈守军说。

  1

  13岁参军 他是娃娃兵

  “我是13岁跟着部队走的,之前我一直在做地下工作,为西华县县城的地下党打掩护。”坐在板凳上的陈守军回忆起自己参军的经历骄傲地说。

  1928年,陈守军出生在西华县皮营乡楼陈村,他的爹娘早逝,两个哥哥入伍参加共产党,他跟随舅舅一起生活。他的舅舅是名教师,家住西华县县城。陈守军虽然年龄小,但是人很机灵,深得大人们的喜爱。舅舅的连襟是地下党,需要联络送信时,都会叫陈守军去。“那时候我年纪小,不容易引起敌人的注意。”陈守军说。

  1938年5月,徐州失守,豫东各县逐一沦陷,西华县一带成为抗战前线。日寇入侵,民族危亡,不愿做奴隶的西华人民积极行动起来,一场如火如荼的抗日救亡运动迅速席卷整个豫东大地。1941年,西华县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,陈守军因为经常为地下党传递信号,被当时的日伪军盯上。为了保证他的人身安全,13岁的陈守军被带到八路军部队,成为了一名娃娃兵。

  2

  扔手榴弹进炮楼炸死七个鬼子

  年少的陈守军胆大心细、头脑灵活、手上有蛮力,又有地下工作的经验,他被编入了警卫连。“年轻的时候,我力气非常大,一手就能把三百来斤的大石磙立起来。部队配发的手榴弹我能扔六七十米远。”陈守军说。

  陈守军记忆中的侵华日军身着黄色军服,扛着绑有日本国旗的长枪大摇大摆地出现在路上,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稍遇抵抗便更加残暴。“他们还把遇难被埋葬的乡亲们扒出来,用刀砍成碎块后曝尸在城楼边的空地上。”陈守军回忆当时的场景眼眶泛红、双拳紧握。

  这些残暴的侵华日军当时驻扎在淮阳县大崔寨,那里寨墙高筑,寨墙外挖的有防御性的深沟,沟里水很深。陈守军和他的战友们看到侵华日军的兽行后异常气愤,但是他们却拿缩在寨墙里的敌人没办法。商量许久,大家觉得只能在寨墙外水沟附近向寨墙里的炮楼扔手榴弹,这个办法既能保证自身安全又能对敌人造成伤害。办法确定了,人选却成了问题,当时15岁的陈守军自告奋勇要去扔手榴弹。

  “那天,我和几个战友化妆成老百姓,挎着放有手榴弹的篮子,站在事先看好的位置上,我拉动手榴弹的引线,使劲向寨墙里的炮楼扔去,扔完我就赶紧跑,害怕被出寨的敌人抓到。”陈守军说,“回到部队,听后来回来的战友说,我扔的两颗手榴弹炸死了7个鬼子。”

  3

  扮祖孙送地下党出城

  1941年,噩耗传来,陈守军的两个哥哥在中条山战役中被叛徒出卖,牺牲在中条山。得知这一消息后,陈守军更加坚定了抗日的信心。“我当时就一个念头:当兵,当好兵,打鬼子为哥哥们和千千万万被杀害的同胞们报仇。”陈守军说。

  因为年龄小又有过地下工作的经验,陈守军经常被领导安排送信送人。有一次领导安排他去送一名来周口的地下党出城,为了安全起见,他和这名地下党假扮成祖孙。在去往漯河的路上,有日伪军设下的路障,他们要过去就得接受日伪军的排查。“在排查过程中,一名日伪军突然对我们发难,拿枪托砸到那名同志头上。看着同志捂着头倒在地上,我赶紧跪在地上,挡在那名同志身前对着他们磕头,额头磕出了血,我也不敢停下。”陈守军说。

  最终有惊无险,陈守军护送着这名地下党顺利到达目的地,直到今日陈守军也不知道这名同志的姓名。

  4

  偷袭敌人营地炸死五个鬼子

  1942年,陈守军接到命令,需要把一名来西华县开会的共产党送到邓城镇,他们从西华县县城出发一路向西,途经逍遥镇经渡口过河到邓城镇。在路上,陈守军发现了一批驻扎在渡口附近的日军,大概30多人。这次护送很顺利,很快陈守军就把这名同志送到了目的地。因为担心陈守军一个人回西华县时路上发生危险,被护送的同志在临别的时候给了陈守军两颗手榴弹。

  “我力气大,扔手榴弹能扔六七十米;我水性也好,一口气能游好几里。当时,我打算回来走到渡口附近,就往日军驻扎地里扔个手榴弹,炸不死他们也得吓吓他们。退路我也计划好了,扔完手榴弹我就往河里钻,等他们反应过来,我也游到安全的地方了。”陈守军说,走到渡口附近时,陈守军提着乔装打扮使用的篮子,蹲在河堤附近的湿地上,装作寻找野菜的样子。

  因为陈守军年龄小,并未引起日军哨兵的注意。通过观察,他发现这批日军好像是在渡口附近的树林休息。“当时,他们四五个人围在一起,头对头不知道在干啥,还能听到笑的声音,俩拿枪的日本兵在旁边走来走去像是哨兵。”陈守军说。趁着他们不注意,陈守军站起身来拉动手榴弹的引线,朝着日军休息的方向将两枚手榴弹扔了出去。然后,他一头扎进河里,游了七八里后,从河里出来钻进了河边的草丛。“据活动在渡口附近的侦察员说,我扔的两颗手榴弹炸死了5个鬼子,剩下的鬼子胡乱放了几枪后就撤离了。”陈守军说。

[ 责任编辑: 王丽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