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沈伦修《太祖实录》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 360百科 2017-04-14 14:26:10 
分享到

  

    沈义伦(909—987),因避太宗光义名讳而单名伦,字顺宜,开封太康(今属河南)人。北宋的开国功臣之一,在太祖和太宗两朝执掌财政大权,后任宰相。沈义伦少习《三礼》,以讲学授徒为生。沈义伦是赵匡胤霸府幕僚中继赵普之后第二个升任宰相。曾经因得罪卢多逊被罢相。

   沈伦原在嵩县、洛阳-带讲学,后汉乾佑年间(948~949年)跟随白文珂镇守陕西,后经朋友宣徽使昝居润推荐给宋太祖,被聘为州级幕府,继任滑、许、宋三镇从事,掌管财物。大祖登基后,知其廉洁耿直,任为户部郎中。建隆三年(962年)升给事中,四年任陕西转运使。太祖出兵讨伐四川,改为随军水陆转运使。成都攻破后,沈伦独居庙院,洁身粗食,坚决拒收贿赂。东归时,只带图书数卷,别无它物。太祖得知,深为钦佩。即提升他为户部侍郎,枢密副使。开宝六年(973年)任中书侍郎平章事,集贤殿大学士兼管荆南、剑南水陆发运事。太宗太平兴国初年(976年)加右仆射兼门下侍郎,监修国史。后来太宗率真赴太原,令沈伦留守兼理开封府一切事宜。回朝后论功行赏。又加沈伦左仆射。五年监修《太祖实录》完成,六年加开府仪同三司。七年,因为他的同僚卢多逊犯罪,没有及时察觉上报,降为丁部尚书。不久,沈伦年老辞职,终年79岁,赠侍中。谥号"恭惠"。

   《宋史·沈伦传》记载:沈伦,字顺仪,开封太康人。少习《三礼》,以讲学自给。周显德初,太祖领同州节度,宣徽使昝居润与伦厚善,荐于太祖,留幕府。太祖继领滑、许、宋三镇,皆署从事,掌留后财货,以廉闻。及受周禅,召为户部郎中。奉使吴越归,奏便宜十数事,皆从之。道出扬、泗,属岁饥,民多死,郡长吏白于伦曰:"郡中军储尚百余万斛,傥贷于民,至秋复收新粟。如此则公私俱利,非公言不可。"还具以白。朝论沮之曰:"今以军储振饥民,若荐饥无征,孰任其咎?"太祖以问,伦曰:"国家以廪粟济民,自当召和气,致丰稔,岂复有水旱耶?此当决于宸衷。"太祖即命发廪贷民。建隆三年,迁给事中。王师伐蜀,用为随军水陆转运使。王全斌、崔彦进之入成都也,竞取民家玉帛子女,伦独居佛寺饭蔬食,有以珍异奇巧物为献者,伦皆拒之。东归,箧中所有,才图书数卷而已。先是,伦第庳陋,处之晏如。时权要多冒禁市巨木秦、陇间,以营私宅,及事败露,皆自启于上前。伦亦尝为母市木营佛舍,因奏其事。太祖笑谓曰:"尔非逾矩者。"知其未葺居第,因遣中使按图督工为治之。伦私告使者,愿得制度狭小,使者以闻,上亦不违其志。

   伦清介醇谨,好释氏,信因果。尝盛夏坐室中,恣蚊蚋其肤,童子秉 至,辄叱之,冀以徼福。在相位日,值岁饥,乡人假粟者皆与之。殆至千斛,岁余尽焚其券。

    沈伦字顺仪,开封太康县人。从小学习《三礼》(《周礼》、《仪礼》、《礼记》),通过讲学自己养活自己。后周显德(后周太祖年号)初期,宋太祖赵匡胤担任同州节度使,宣徽使(官职名)昝居润和沈伦关系很好,把沈伦推荐给宋太祖,沈伦就留在了太祖的幕府中。宋太祖后来又陆续接管滑、许、宋三镇,都让沈伦担任从事,掌管钱库,因为廉洁著称。等到宋太祖接受后周皇帝的禅让,任命沈伦担任户部郎中。(沈伦)奉命出使到江浙,回来后上奏了十多条意见,皇帝都采纳了。一次奉命出巡经过扬州、泗安,赶上这年发生饥荒,百姓饿死的很多,郡县的官员对沈伦说:"郡里储备的军粮还有一百多万斛,可以借给百姓,到了秋天,收了新米再偿还给官府。这样公私都有利,这事非得您去请示不可。"沈伦回到京都后把详细情况向皇上汇报。朝堂议论的人反对说:"用军队的储粮赈济灾民,如果收成不好(百姓还不上),谁来担当这个责任?"宋太祖就问沈伦,沈伦说:"国家用库存的粮食赈济灾民,自会召来和气,庄稼丰收,怎么还会有水旱灾害?这事应当由您来决定。"宋太祖立即下令打开粮仓借给灾民。建隆(宋太祖年号)三年,沈伦升任为给事中。国家的军队讨伐蜀地,任命沈伦为随军水陆转运使。王全斌、崔彦进攻入成都,都争相掠夺百姓家的玉帛、女子,只有沈伦居住在佛寺,吃青菜,有人拿珍异奇巧的物品当做礼物献给他,沈伦都拒绝了。回到东部以后,他行李箱中的东西,只有几卷图书而已。

    在这之前,沈伦的宅第简陋,他住在里边却和从前一样平静。当时的权贵大多触犯禁令到山西、陕西一带采购巨大的木材,来营造私宅,等到事情败露,都到皇上面前自首。沈伦也曾经给母亲采购木材修建过佛舍,因此也奏明了这件事。宋太祖笑着对他说:"你没有触犯禁令。"宋太祖知道他没有修葺宅第后,就派太监按照图纸监督工匠替他修建。沈伦暗地告诉太监,希望修得狭小一点儿,太监告诉了皇上,皇上也没有违背他的意向。

    沈伦清廉谨慎,喜欢佛教,相信因果报应。曾经盛夏时候坐在房里,让蚊虫任意叮咬自己的皮肤,童子拿了扇子来,沈伦都把他们喝退了,希望以此来积德。他在担任宰相的时候,赶上饥荒,乡里来借粮食的人他都借给。差不多借出去了一千斛,一年后把借条契约都烧掉了。

[ 责任编辑: 王丽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