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峰:“土地流转”叩开致富大门-中华龙都网-周口日报社主办 河南省重点新闻网站
新闻中心

林峰:“土地流转”叩开致富大门

林峰:“土地流转”叩开致富大门

您当前的位置 :中华龙都网  >> 新闻中心     来源:周口日报 2015-05-20 09:29:23 
分享到

  晚报记者 王晨 通讯员 迟驰 文/图

  林寨村位于沈丘县北杨集乡,因在全省率先实施“土地股份合作制”闻名遐迩。

  林峰,一名普通的村党支部书记,因在家乡林寨村倡导实施“土地股份合作制”,获得了2015年“全国劳动模范”殊荣。

  “家里的地不用种都有钱拿”

  5月初,站在林寨村委会向东望去,只见一马平川的千亩田地,不见传统分散种植时期的田埂、田间小道。

  顺着整洁的村道绕村而行,眼前更是只有一望无垠的麦田。清风拂面,记者不由想起那首悠扬的《风吹麦浪》。

  收获的季节即将到来,林峰难掩喜悦。站在麦田边,他望着即将成熟的小麦感叹:“今年一定有个好收成,俺们村的麦可是要做麦种的!”

  林寨村的沟渠旁,一位村民正在忙活。

  “种的啥啊?老乡?”

  “红薯!家里的地不用种都有钱拿,我想把沟渠边上这点地利用起来,堤坡上我还种了芝麻。”

  “现在不种地都还不习惯了?”

  “在家闲着啥事呀!我就是想活动活动。之前沟渠长满杂草,现在种上红薯、芝麻,比杂草好看!也就一分多地,累不着。”

  2011年,林峰担任林寨村党支部书记后,实行了“土地股份合作制”。一些村民不用种地了,就把村里能利用的土地都种上了农作物。林峰介绍,之前这个绕村的沟渠长满杂草,还堆积了不少生活垃圾。现在,村民把沟渠两岸都利用了起来,让它面貌一新。

  “村民转型当上股东”

  本是林寨村人的林峰离村20多年,现已在县城安家。但回村当村党支部书记后,他暗下决心:“要干就要干出样儿来。”林峰说,他不想只在村里挂个名,要让林寨村真正富起来。

  林寨村全村1800人,1100多人常年在外务工,留守的多是老人和孩子。林峰走访时了解到村民的心病:“老年人会种地却没力气,中年人会种地但大多外出务工,年轻人不会也不愿意种地。”

  林峰认真思考后,认为最适合林寨村的就是“土地集中流转”,推行“土地合作股份制”。林峰先带领村干部和群众代表外出考察,解开“恋土情结”。考察途中,不少村民很动心,大家都没想到“土地集中流转”后还有效益。

  考察回来后,林寨村召开村民代表会,决定是否实行土地集约耕种,并承诺每亩每年分红800元。土地是村民的“命根子”,参观考察的时候,村民代表虽心动不已,真到了签字的时候,却顾虑重重。

  “干这个事儿,我知道是个难事,要搭上我的生命我不会干,我就搭上我两年的寿命,一定让林寨人富起来。”林峰话一出口,村民们的眼泪都流下来了。 

  村民林廷东是“土地流转”的赞成者,他听林峰讲解和表态后说:“流转好!我年纪大了,每年一亩地拿到800元,也够买粮买菜了。”说完,林延东就在入股协议上按了手印。“村干部和群众代表一直讨论到深夜,最后举手表决,在同意集中入股的协议上按上了手印,村民转型当上了股东。”回忆当时的情景,林峰记忆犹新。

  “村民还是土地的主人”

  “土地股份合作制”是个新鲜事儿,林寨村是全省第一个。“土地股份合作,村民变股东,利益有保障。”林峰反复向村民解释,土地集中后,作为股东,村民还是土地的主人,且年底分红,村民能多挣钱。

  “要让大家钱袋子鼓起来,他们才会信我。咱林寨姓林的多,合作社的名字就叫‘林家富种植专业合作社’。”担任合作社理事长的林峰一直憋着一股劲儿,在网上对外进行土地招租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几拨承包商来考察完就没有了下文,主要原因是林寨村位置偏僻,交通不便利,“我们绞尽脑汁,最后决定是村里自己开发、摸索经营,整体流转、自愿耕种、规模种植。”

  在具体运转过程中,采取两种模式。模式一是土地租赁流转。针对一部分长期外出务工的村民,以租赁的方式,合作社按照每亩耕地每年800元现金的价格从农民手中直接流转土地,交合作社统一耕种,流转户不参与合作社管理,在家闲置人员可优先从事合作社的劳务,并获劳动报酬。

  模式二是土地股份流转。针对一些“恋土情结”重、又是种田能手、外出务工无出路的村民,以土地和现金入股的方式加入合作社,参与耕种和管理。经合作社理事会共同研究决定,入社社员的土地收益每年每亩800元的保底收入,并按照管理人员核定工资,逐月发放,年底参与分红。

  林家富种植专业合作社成立后,购置了收割机、旋耕机、打捆机等设备,统一播种、管理、收割,统一对外购料、销售。目前生产成本下降20%,林家富种植专业合作社与多家生产资料公司、粮食收购单位建立了合作关系,大大降低了生产成本和市场风险。

  废地变宝

  新增210亩可耕地

  林寨村人多地少是村情。“一听说重新核实土地,村民都齐聚在田里,舍不得离开。土地一分一毫都扯清,不然要出乱子。”林峰说。

  土地核实测量后,林峰在琢磨如何在有限的土地上创造更大的价值时,他发现在林寨村西南角,有一片自然形成的窝子林。

  窝子林曾是各家各户的自留地,林峰早前查看过,村里人说:“那就是巴掌大一块地,种庄稼收不了几颗籽儿。‘种不了庄稼就种树’,种多了,就形成了窝子林。”、“都是一些二指粗的树,这树长也长不成材,更卖不了钱,更别提有人去管理,多少年来一直这样”。林峰心想,这地不能白白浪费,如果能好好利用起来都是宝。

  村民们都赞成林峰“变废为宝”的建议。2012年,林峰筹借了十多万元,找来3台推土机,开始全力改造窝子林。这时林峰又开始琢磨,既然要改造,就彻底改造,把能利用起来的土地全部整合,以此增加可耕地的面积。

  窝子林那些树被彻底清理了,村里的边角地、贫瘠地,甚至之前村民盖房子挖出来的坑洼处,都被填实铺平了,“整个改造工程的工作量很大,3台推土机连续干了50天才完工。”

  经过这次改造,林寨村新增可耕地210多亩,增幅达16%,林寨村土地面积达到1526亩。林峰说:“土地整理后,成了新的可耕地,又按各家各户的股份分下去,村民新增210多亩地的收益。”

  第一年亏了十多万元

  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不仅林峰盼着推行“土地股份合作制”后的首场胜仗,村民们更是翘首以盼,他们把全部希望都放在林峰身上。

  2012年发生干旱,无奈之下,当年7月林寨村的土地上种上了薏米。“我真没有操过这么多地的心,村民轻松了,但我肩上的担子重了,第一年就遭遇大旱,心里的苦说都说不出。”林峰说,大旱的那段时间,他夜夜睡不着觉,每天看天气预报,听到一点轰隆声都以为是打雷,“我当时甚至有些幻听,感觉要是下场透雨比得大奖还舒畅!”

  一天夜里,雷声阵阵,林峰高兴极了,听说县城和周边乡镇大雨倾盆,林峰起床开着车就往林寨村奔。想着林寨村里的地就要喝饱水,林峰的车开得越发轻快起来。

  在从县城到林寨村的路上,哗哗的雨声让林峰内心充满喜悦,可行驶至北杨集乡政府门口前不远处,雨点突然变得稀稀拉拉。还未到林寨村,路面上竟一滴雨的痕迹也没有。

  林峰的心一下就沉入谷底,“咋就林寨村一滴雨不下?当时我心里的滋味没法形容。”林峰说,到达林寨村后,他遇见一个村民,两人在村头的桥上谈了半夜,“我本来不抽烟,但那天夜里我抽了半包。”

  由于当年大旱,加上缺乏统一管理的经验,每亩地收入仅700元,盘算下来合作社亏损了约15万元。为了兑现承诺,更为了让村民安心,林峰自己拿出了15万元,给村民补足每亩地800元的收入。

  第三年

  合作社盈利30余万元

  推行“土地股份合作制”的第二年,林家富种植专业合作社刚刚保本。在保证村民每亩地800元收入的前提下,林峰又出资购买了30多万元的农业器械。第三年,林家富种植专业合作社盈利30余万元,林峰自己没要一点分红,还拿出盈利的十多万元在重阳节当天给村里的老人发福利,余下的十多万元作为合作社的积累资金。

  随着项目整合投入,农民看到了土地经营的美好前景。2013年8月,林寨村449户村民以社员身份,全部加入林家富种植专业合作社。社员以各自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为股份入股,聘任本村原有的26名种田能手为管理人员,参与经营管理。

  村民的土地流转后,除各项惠农补贴以及土地租金有保障外,还增加了盈利分红和外出务工(或经商)的收入。据初步统计,林寨村通过“土地股份合作制”带动全村农户增收达1000万元以上。

  如今,林寨村在外务工人员达到1100人,从事物流货运的大小车辆达176辆,购买家庭轿车的村民有216户,村民们累计在县城购置住房176套。

  “未来我们计划在村内建造一个仓储中心,能储存5000万斤粮食。”林峰说,要增强村里发展后劲,就要壮大集体经济,将来粮库的收益,能满足林寨村进一步发展的需要。

  “峰是俺们自家人”

  村里谁家有困难,林峰心里最清楚,逢年过节他会送去一些必需品和现金。村里“五保”老人林杨氏意外摔伤,林峰安排她住院两个多月,为老人垫付1万多元的医疗费。老人过意不去,面对林峰一个劲儿掉眼泪,“咱自家人客气啥。”林峰还嘱咐老人,如果有困难还可以找他。

  4年来,他个人捐资100多万元发展公益事业,用于建新村室、修路、建村委会,为村里240位60岁以上老人每年购买保暖内衣,购买健身器材、小学师生服装,救助村里困难户等。

  2014年重阳节,林峰宣布:“今年两季儿庄稼收成好,除了股民分红外,集体还结余点钱,老人们都能领‘红包’。”当天,全村60岁以上老人领到了300元到600元不等的“福利”,以及保暖内衣、羽绒服等慰问品。

  采访结束,站在林寨村村委会门前与林峰道别时,一位过路村民跟他打招呼:“峰,你回来了!”林峰赶紧回应:“大伯你身体还好吗?干啥去了才回来?”看到住在村委会隔壁的林春义,林峰告诉记者:“村里属他辈份最长,我还得喊他一声老太爷哩。”这时正在种菜的林春义扭过头说:“可不是嘛,快喊俺一声老太爷吧。”林峰嘿嘿一笑:“老太爷您忙着哩。”林春义笑着说:“峰不是村党支部书记,峰是俺们自家人。”

[ 责任编辑:金鑫鑫 ]

扫码二维码关注周口日报官方微信